内容概要:6月4日下午2时许,时隔一年再度来青的著名家、观复博物馆馆长马未都,现身艾美酒店举办了中国古代陶瓷的讲座,并开门见山地称自己是山东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马未都不仅畅谈了自己苦心经营十余年的观复博物馆在运营制度上的改革和进展,还对当下整个社会的“热”进行了分析。
6月4日下午2时许,时隔一年再度来青的著名家、观复博物馆馆长马未都,现身艾美酒店举办了中国古代陶瓷的讲座,并开门见山地称自己是山东人。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马未都不仅畅谈了自己苦心经营十余年的观复博物馆在运营制度上的改革和进展,还对当下整个社会的“热”进行了分析。
山东人的面子比天大
记者:观复基金会的口号是“与文化共同远行”。之外,听说您与山东文化的渊源也颇深?
马未都:我出生在北京,祖籍在山东荣成,父母都是地道的山东人。中国人很爱面子,脸有一尺长,面子就得有两尺。山东人也一样,面子比天大。当年我父亲老家来人,谁要是不待见人家,父亲的脸会拉得很长、很难看。我第一次来青岛的时候是1982年,距离现在都快30年了。当时记得高层建筑就是八大关那几个小楼,哪有现在这么高的大楼。当时我还在青岛住了一个多月。
记者:本人前不久去北京,在后海发现了观复博物馆商店,现在经营状况如何?
马未都:博物馆的门票收入,在我们博物馆占的比重是偏低的,其他的一大块收入是服务类型的收入,比如说举办讲座、鉴定、提供场地服务等。走到北京后海开商店是一个尝试,想看看它离开观复博物馆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我们当然希望它能走出去,包括青岛,我们希望将来这里也能有这样的商店,将文化变成百姓拥有的一种乐趣。
观复哈尔滨馆将落成
记者:十余年来,您为观复博物馆倾注了很大心血,在成立理事会后,观复基金会也相继成立,目前,这两方面的进展如何?
马未都:一直正常运作着,基金会运用和博物馆理事会实际上还是在摸索一种经验。我们现在涉及到要在哈尔滨建新馆,有很多工作要做,新落成的博物馆由哈尔滨市政府全资拥有,我们是去输出品牌和管理。我主观上是希望新馆能够及早地落成,落成以后对博物馆的有序生存是有好处的。
反对“亿元时代”说
记者:您对现在整个社会的“热”怎么看?最近的春拍中,一些艺术品在拍卖中频频拍出天价,你觉得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马未都:首先是全民的精神空间在拉大。我们的物质空间很容易填满,而随着全民精神空间的拉大,人们文化方面的需求会越来越大,市场就会变得很热。第二,是经济的原因。中国的现象比较特殊,只有艺术品市场是没有投资门槛的,随着中国经济的腾飞,艺术品市场就有大量投资者拥入。
记者:大量热钱开始涌入艺术品投资市场,在最近的春拍中,一些艺术品在拍卖中频拍天价您认为这种现象正常吗?
马未都:总体上是好事,是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艺术
。倒不是说想让人们知道艺术有多么值钱,而是它集结了我们的历史价值、科学价值、人文价值等。你能去关注一个文物,说明社会对这件文物的尊重。但我反对艺术品市场进入亿元时代这样的说法。大量的艺术品在当下还是便宜的。我前几天去香港买了几件艺术品,才一万多港币。在内地,请一顿大餐差不多也这个钱。艺术品市场跟现在的饮食文化一样,你可以花上万元吃一顿饭,但花几十元钱吃一顿饭,也能吃得很舒服。

近日,有报道称,马未都苦心经营了15年的私人博物馆捐出,由基金会管理而不留给儿子,让记者对马未都肃然起敬又着实不解。到底是更喜爱儿子还是更舍不得博物馆?为什么不捐给国家而由基金会管理?是记者急于想要的答案。

首次走进国内第一个私人博物馆,首次与荧屏上人气了得的收藏家马未都面对面,没想到他却说自己“对收藏家这个名号实在是不喜欢”。而更愿意被人称为“观复博物馆馆长”。

这些年一直致力于把自己个人的无形资产转移到观复博物馆的宣传和运营上。虽然十五年来,马未都为观复博物馆倾注了无数心血,但正如观复博物馆源自老子《道德经》“万物并作,吾以观复,夫物芸芸,各复归其根”的馆名,寓意着宇宙万物相互运作生长,我们得以观察它们的本根源头,不论其如何变化多端终会回归根本;在马未都心中,最理想的状态却是捐出一切,安然而退。他希望将观复博物馆变成由基金会管理的社会公共财富,而自己能够以一个普通参观者的身份悄然买票进馆,更为轻松地享受这里的一切。“要是有那么一天,真是我的福气了!”

而目前最让马未都感到紧迫和急需的,是为面临拆迁改造的观复博物馆寻找到一处更为理想、对博物馆长期发展更为有利的新馆馆址,让他实现能让观众更加舒适愉悦的参观、甚至在累的时候可以享受揉脚服务的愿望。“现在我们已经得到朝阳区政府的支持,他们也在帮我们找地方。实在不成,我就像全世界最好的博物馆——日本的小山美秀博物馆一样,干脆搬到山里去!”

美高梅游戏官网赌场,端坐在观复博物馆的个人办公室中,周围围绕着数只他心爱的宠物猫,捧着一杯热茶的马未都接受了本报记者独家专访,也首次谈到了他对如今艺术品投资市场的态度。虽然自己经历丰富的一生最终因收藏而名声大噪,但马未都冷眼旁观如今的“收藏热”,却并不以为然,甚至直言“艺术品投资市场将直线跳水。”

观复是目前唯一盈余的博物馆

记者:您能谈谈观复博物馆现在的情况吗?

马未都:观复博物馆是新中国第一家私立博物馆,今年进入第十五个年头。这个行业发展得很快,速度超过了我最初的想象,现在全国有3000多家博物馆。走了十五年,现在看到这个行业发展的曙光,也对这个行业提出了要求,要求它具有自律性,不能利用它谋求私利。我们特别希望国家能尽早出台《博物馆法》,确立博物馆的法律地位,也加强这方面的管理。政府现在对我们有良好的态度,但我们依然需要国家能给予博物馆行业法律上的确认,要让从事这个行业的人事先了解这个行业的难度、风险。

在这么多博物馆里,观复博物馆是目前唯一出现盈余的博物馆。现在要让我们为这部分盈余缴税。但我们不同于营利性的企业,如果让我们缴税也应该对我们负一定责任,不能说我们有盈余的时候让我们缴税,我们亏损的时候就不管我们了,让我们倒闭,这不合适。

记者:连国家公立博物馆运营都那么不容易,观复博物馆作为一家私立博物馆,是如何经营并且还能有盈余的呢?

马未都:观复博物馆现在的运营模式主要有三部分,第一部分是门票收入,每张门票50元。我考察全世界博物馆门票的收费标准大致和当地电影院票价差不多。我们国家的公立博物馆现在免费,但我觉得博物馆免费不如景点免费,因为博物馆不是庙会,不是以参观人数多少来作为成功标准的。我们把观复博物馆的门票设计成了6个样子,参观者可以自愿选择任意一种。大家都把门票作为纪念品保存,在我们的垃圾箱里看不到丢弃的门票。另外有人六种门票的样子都喜欢,我们还特意设计了一种将6张门票印在一起的“大门票”,需要再加十元钱,结果都卖光了。虽然我们博物馆每个人的参观成本差不多是150元,我们每人只收费50元,但我依然认为每个买票参观的人都是我们的赞助人。第二部分收入,是我们提供的各种服务,包括鉴定、讲解、场地租用、商品等多种多样的服务内容。第三部分收入来自我们的品牌输出,把无形资产变成有形财富。我们博物馆有自己的博物馆商店,设计一些和馆藏艺术品相关的文化创意产品,卖得很好。在后海也开了一家观复博物馆商店,专门卖我们设计生产的商品。另外观复博物馆现在还有杭州馆、厦门馆、哈尔滨馆,另外还有几家也在洽谈。我们不仅输出品牌,还输出管理和服务,如果可以的话,我们还可以替国家管理博物馆,作为全国唯一一家不靠政府拨款而有盈余的博物馆,我们有这个信心和能力。希望未来观复博物馆可以仅依靠输出品牌这部分的收入就能维持生存和基本运营,门票和服务的收入用来更好地提高博物馆各方面的素质。比如每天在博物馆里插上鲜花,水池里养着鱼,洗手间有热水洗手,这些都需要钱来支持。

捐给基金会国外早有先例

记者:听说观复博物馆是全年不休的?

马未都:我们的博物馆和其他的博物馆不一样,除了每年的大年三十至新年初三这四天,全年都开放不休息。因为我自己在国外有特别痛苦的经验,就是大老远跑去参观博物馆,结果正赶上它关门休息。所以我就决定观复博物馆不能让大老远前来参观的人失望,每天都不休息。像去年国庆是新中国成立六十周年大庆,大家都觉得十一当天应该没人来了,但我还是坚持不闭馆。结果那天还真来了二十多个人,幸好我们没休息,没有让人家白跑。其实从成本上讲,闭馆更省钱,但我们考虑的不是这个。现在每天都不断有观众来观复博物馆,最多的时候达到几百人。

记者:您对未来的观复博物馆新馆有什么设想呢?

马未都:以后我们要建新的观复博物馆,会有非常好的设计,满足观众的乐趣。现在观复博物馆五千平方米,以后至少应该达到两万到三万平方米;公共交通要非常便捷,要具备高品质的展览,现在有很多展品还没展出来;还要有充足的休息空间,让每个参观者都非常愉快,比如有些人会参观一整天,要有餐饮和休息的区域,最低标准要有免费的饮用水,我甚至还希望馆内有专门揉脚的地方。新馆必须给我足够的空间,我要把博物馆变成文化景观。比如有个文化庭院,给每个为博物馆做出重要贡献的人建真人大小的铜像,姿势自选,这样可以让人看到自己身后的荣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