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概要:
值辛亥革命发生一百周年之际,同盟会元老、南社创办人之一陈去病的重要政论手稿首次现身。
值辛亥革命发生一百周年之际,同盟会元老、南社创办人之一陈去病的重要政论手稿首次现身。这些政论涉及政治体制、疆域设置、军事建设、国家经济、水利民生多方面,详尽阐述了一位苏州革命者的治国方略思想,具有重要的史料和学术价值。昨天,记者在位于山塘街的苏州市南社研究会看到了这些手稿。辛亥革命前夕,陈去病写了大量具有治国方略思想的文章,特别是在1908年他在汕头主持《中华新报》时期,发表了许多政论文章,涉及到政治体制、疆域设置、军事建设、国家经济、水利民生等诸多方面,为孙中山治国方略和民国政府建立后的国家建设提供了大量的建设性建议。“我的外公是南社的主要创办人之一,以往大家都认为他是位诗人,很少注意到他的政论。
”苏州市南社研究会副会长、陈去病的外孙张夷说,此次他整理发现了陈去病这些政论文章的手稿,无疑对于深入研究陈去病及辛亥革命都有重要的意义。张夷介绍说,从1904年起,陈去病就有志于新政体的改良,撰有《漠南北建置行省议》上、下两篇。
1907年末,作《明清最初之交涉》、《清初赫图河濑四祖考》、《南关北关考》、《明清递嬗之往迹》;1908年,又发表《蒙古建置行省议》、《升上海为直隶州议》、《论顺天府尹之当废不当改称巡抚》等文。这些政论文章为民国政府的成立和建国起到了导策作用。不仅如此,陈去病还十分关注国家经济、水利民生。早在1907年12月,他就发表《借外债与购德械》一文,论述经济与时政的关系。而此时恰逢苏南大水,陈去病又在《大汉报》发表《吴中水利议》,建议开浚河渠,详述苏南水系状况和疏导计划,并附先后缓急决策表。而对于清朝过渡至民国后的社会关系等问题,则也作了《论满汉通婚礼之难订》,特别写了《说圆》,以“圆”的理念来阐述和谐圆融的人文关系,倡导社会平稳过渡,有利于新国家的迅速发展。在《所谓富豪者听者,有心世道者亦听者》一文中,陈去病奉劝国民政府“强权不除阶级不去,共产制度不行,诸君其难一夕安抚于高楼大厦中矣”。“这说明陈去病当时已有了同情“共产制度”的倾向,也受到了孙中山吸收共产党人给国民党换血的先进思想的影响。张夷说,正是因为了有这样的认识,以至于后来陈去病多次拒绝国民政府许以的高级领导职位,体现了一个国民党元老清醒的政治危机感。

当中的第1、2、19种墨迹,曾刊入叶恭绰先生主编的《广东文物》。第一种是孙中山先生亲笔书赠陆丹林的博爱横披,如今还由其女少兰珍护着。另有孙中山先生的亲笔誓言,也是陆老的珍藏品,原迹可能已捐献,仅留存一张大照片,亦由其女少兰保存。其文如下:誓约:立誓人孙文为救中国危亡,拯生民困苦,愿牺牲一己之身命、自由、权利,统率同志再举革命,务达民权、民生两主义,并创制五权宪法,使政治修明,民生乐利,拱国基于巩固,维世界之和平,特诚谨矢誓如左:一、实行宗旨,二、慎施命令,三、尽忠职务,四、严守秘密,五、誓共生死。从兹永守此约,至死不渝,如有贰心,甘受极刑。中华民国广东省香山县孙文(手印)。民国三年七月八日立。此为中华革命党誓词,1914年7月8日写于日本东京。誓词右下方钤盖陆丹林藏印红树室藏,印系杨千里所刻。杨千里也是南社社员,为费孝通之舅,胡适之师。

陆老广额长脸。左眼失明,以瓷目代之,不时取出,用手帕擦净,放回眼中。他一足微跛,系早岁抗盗中弹所致。身材瘦长,常说带有粤音的普通话,声震屋宇。初听不懂,久了也懂。他思想新颖,耿直不阿,爱憎分明,敢说敢为;广交朋友,笃于友情,记忆力极好。不迷信鬼神,参加追悼会从不敬礼,他认为死者已全然不知了。幼年他在家乡达立学堂读书,祭孔时,他拒绝行礼被记大过。1911年黄花岗之役前夕,加入同盟会。曾学过多年西医。初次来沪,赁居中国寰球学生会宿舍,得识该会主干事朱少屏(同盟会会员、南社发起人之一,武昌起义后,在南京临时政府总统府只任半月秘书即回沪)介绍入南社。

美高梅国际游,陆丹林(18951972)

所藏辛亥元老遗物

由于陆老经历变革时代、又与革命人物多有往还,近水楼台,收集当时资料以及文献,故得以造就相关著述亦丰,著有《革命史谭》、《革命史话》、《当代人物志》、《从兴中会组织到国共合作史料》、《新文化运动与基督教》、《孙中山在香港》、《美术史话》、《红树室笔记》、《枫园琐谈》等,其他散见于各报刊的文章甚多,十之八九为文史资料。

陆老熟悉近代史实,尤其是辛亥革命掌故,这是因为他与不少辛亥革命的元老认识。他曾告诉我,孙中山曾亲笔写信给他,在抗战时期,当作通行证很派用场。他说他见过孙中山,威严而可亲,令人肃然起敬。也许是伟人具有非凡的感召力吧。

南社受同盟会影响,与同盟会渊源颇深,在第一次雅集的十七人中,有十四人是同盟会会员。取操南音,不忘本也之意,鼓吹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提倡民族气节,反对北廷满清朝廷腐朽统治,为辛亥革命做了非常重要的舆论准备。陆丹林的交游,不少为同盟会或南社中人,故相互往来题赠亦夥。如1928年秋间,潘达微(即冒险埋葬黄花岗七十二烈士者)将离沪返港的前一天,王秋湄约了几个朋友为之设酒饯行,潘达微兴致甚高,连作画六七张,陆丹林得三张:一是《岁寒》,画松竹梅三友,潘氏逝世后,柳亚子题诗其上:画师骑鹤出红尘,画笔常留太古春。莫话黄花岗上事,几人能保岁寒身?对这些故友笔墨,陆老珍若拱璧。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