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概要:近日,记者参加了翰海拍卖公司今秋的拍卖会,在会场上依然可见那些“熟悉”的拍托们忙碌的身影,他们一次次的举牌,使一件又一件作品穿上了以“古董价”落槌的“精品”外衣。
近日,记者参加了翰海拍卖公司今秋的拍卖会,在会场上依然可见那些“熟悉”的拍托们忙碌的身影,他们一次次的举牌,使一件又一件作品穿上了以“古董价”落槌的“精品”外衣。仿佛,那些翻着倍儿往上滚动的数字只是一个游戏,与人们现实中努力奋斗,渴望得到的人民币貌似毫无关系,好一派盛世景象。
在业界有“深喉”之称的吴树在他最近完成的“中国文物黑皮书”三部曲终结篇《谁在忽悠中国》中,再度爆料业内不为人知的黑幕,此书继前两部作品一贯奉行的纪实风格,对中国内地文物市场进行整体盘点与剖析,有古玩行中诡谲与欺骗的离奇故事,有金融资本操控拍卖市场的黑幕,更有鉴定专家,甚至文物局、拍卖公司、作假的、盗墓的,方方面面种种利益链条的相互交织。市场上到底有多少黑洞?这般疯狂的市场到底暴富了谁?
混乱的文物市场现状
在如今物价高涨、在负利率的压力下,近期的市场风起云涌火热异常。据有关方面统计,全国现有文物拍卖公司多家,年拍卖额达数亿元。据吴树介绍,近30年,中国境内集结了大军达8000余万,中国家协会估计近1亿。在此背景下文物价格直线上涨,由于利润的驱动,各类资本纷纷流向市场,出现的投资陷阱众多,造假手段越来越高超,就连专业的家们也绝大多数人交过“学费”。
对此现象吴树说:“从物质层面上看,持续近30年的全民运动,是一场招摇文化反文化、披挂传统反传统的”金钱秀”,它直接导致了我国的文物资源危机。由于游戏参与者的贪婪,我们几千年存留下来的地下文化宝藏被盗掘殆尽,许多珍贵文物甚至在交易过程中破损毁坏。从精神层面上看,经过这几十年的瞎折腾,中国人好古藏古的传统文化志趣和品位,已被现代文物投机者的满身”铜臭气”严重浸淫,活动早已成为一种纯粹的投资项目,伴之而来的知法犯法、投机诈骗盛行于市,严重地败坏了社会风气。再从文化层面上看,全民运动从一开始就偏离了文化轨道。”
吴树根据各方面的统计和自己的调查分析,得出了一组数据:目前盗墓大军约10万人众,官方认为没这么多,民间则认为偏少。近30年来,出土、散落的地上地下文物约4亿件以上,如果按8000万者计算,平均每人藏有6件出土文物。调查发现,许多个人十分庞大,比如说浙江的一个私人博物馆,4000件基本上都是出土文物,按照《文物法保护法》来说,都是不合法的。被盗掘、基建私分古墓约200万座以上。2005年国家文物局公布被盗古墓20万座。走私出境文物约6000万件,民间普遍认为上亿。流散民间的文物数量约占全国私人博物馆除外的博物馆藏品总数的33倍,走私出境的文物数量约为40座北京故宫(微博)的。
疯狂的市场谁在赚钱
吴树在采访瓷器研究泰斗耿宝昌先生时,老人家风趣地说:“全民倒古玩,中国古玩全玩完。”这个不是没有道理的。这一轮敛古博富的全民运动,到底让谁发财了?“当然不是倒卖假文物的农民,更不是血本无归的普通者。”经调查发现,除极少数动手早、运气好的人挣了大票子,成为农村新贵外,一些靠盗墓、制假为生而又没有后台保护伞的农民,有的被判刑入狱,可怜的一点家产也被罚没。
发财的是谁?据吴树分析是两类人:一类是拥有足够金融资本的文物艺术品投机商,为显性富人;另一类是贪官污吏,为隐性富人。“这两类人的物品无论真假、无论出处,都可以成为他们欺行霸市、赚取暴利的筹码。中国的富豪从一开始就明确地打上了”投资”烙印,所以他们的活动、还有他们的品,也就理所当然地被纳入商业运作轨道,他们借助用金钱或权力建立起来的绝对威望,垄断了文物、艺术品价值和价格上的话语权,只需将自己的藏品进行二次包装后送上大拍卖场,便能够创造出农民们想都不敢想的巨额暴利,农民们几百、几千元钱卖给他们的真假文物,到了他们手里,便可以拍出几十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天价。”说起富豪在市场上的呼风唤雨,吴树举了那个闹得沸沸扬扬的富豪自制金缕玉衣骗贷案的案件。
对于文物市场上的既得利益者,吴树将它们梳理出了三个层次,其中有不同的人群在操刀。“老大”是若干个大的利益集团,在这个层次,陷阱已不再是真品和赝品那么简单的问题。吴树在他的《谁在中国》、《谁在拍卖中国》中揭示:这些利益集团有周密的规划布局和全方位的炒作手段,比如树立标杆、借题炒作、包装预展、托买托卖等,炒完元青花,又开始炒明清宫廷瓷器等等。“老二”是一些有一定号召力的知名家,他们利用自己掌控的部分文物和对文物的话语权,在不同的阶段跟随“老大”的步调进行“煽风点火”。二者炒作手段相差无几,只是“老二”的拍品在级别、品位上略逊一筹。“他们通常掌握着一些高仿品,跟二三流拍卖公司进行合谋。”吴树说,“老三”则是各地所谓旧货市场上的古玩商贩们,这部分人数量最多、分布最广,其实他们那些东西百分之九十几都是赝品。
变换身份四处走访
为了调查,吴树变换着各种身份:面对盗墓者,他是买主;面对造假者,他是艺术品经纪人;面对所谓的“鉴定专家”,他则是者。随着调查的深入,制假卖假的链条、盗墓的真相、专家鉴定的猫儿腻一一浮出水面。
在洛阳“青铜村”,吴树走访了一个家庭作坊,“只要故宫藏品图录上有的,这里一应俱全,形神酷似。”在给青铜器“做锈”的车间里,“七八个厚铁板焊成的长方形池子,有的分别灌满了绿、蓝、棕红色的化学药水,有的装了半干半湿的泥土。池子上面挂着乱七八糟的电线,像是做电解时通电用的。”女主人把吴树当成大客户,坦率地告诉他,他们通常会将做好的青铜器先放进配好的料里浸泡半个月左右,再进化学土里埋上一阵儿,然后拿出来整理锈迹,最后在铜锈上面做一层包浆,大部分者辨认不出真假。“一对仿商代的青铜爵,在这里批发价100来块钱,到了潘家园,大概在2000-3000元。若在古玩城上架,大概得卖上6000-1万元。这两年,还有许多小拍卖公司也拿这些东西去拍,成交价有的能到几万元。”

“现在中国的收藏市场,95%的人用95%的钱买了95%的赝品。”上周末,在省古陶瓷研究会举办的一次收藏论坛上,当有“收藏界深喉”之称的文化学者吴树抛出这一观点时,台下数百名藏家并没有显得很惊讶。或许,他们都认为自己属于那幸运的“5%”。

美高梅官方平台网址,拍卖公司知假卖假、利益集团联手做局、天价拍品层出不穷……2004年起,吴树连续多年暗访国内文物市场,掌握了大量第一手资料,先后写出了《谁在收藏中国》、《谁在拍卖中国》和《谁在忽悠中国》等“文物黑皮书”系列,直指行业内幕。在谈到当前收藏市场乱象时,他痛心地对记者说,“中国文物市场的乱象,远不止‘金缕玉衣’、‘汉代玉凳’等几件天价假文物案那么简单。在投机冲动的异化下,国人好古藏古的文化志趣被‘铜臭气’严重侵蚀。当前的全民收藏,已偏离文化轨道,变成一场不谈艺术、只谈价格的金钱游戏。所谓的收藏,自始至终都建立在追求暴利的幻想之上,以至于在近亿人的收藏市场,几乎只有上家与下家,找不着几个真正的藏家。”

那么,在这场金钱游戏中,到底谁是赢家、谁是输家?吴树对记者说,盗卖文物者、制假者、鉴定专家,都能从中获利,但最大的受益者还是拥有足够金融资本的文物艺术品投机商和权力集团。他们掌控了艺术品拍卖的解释权、定价权和话语权,藏品无论真假,经过他们的二次包装——不可交易的出土文物打上火漆就成了可以进入市场的“海归文物”,赝品附上鉴定证书和假档案,摇身一变成了传承有序的“真文物”,堂而皇之地走上市场。他举例说,我们以一件成交价100万人民币的高仿拍品为例,看看这块“肮脏的蛋糕”是怎么分的。出厂价4万,由制假者获利。各项鉴定费用3万,由鉴定专家获利。拍卖公司佣金和国家税收20万左右,但这项经常被偷漏掉。上拍赝品实际所有者,获利73万元。这个实际所有者,就是背后的利益集团。至于受害者,当然是广大藏家。目前的现实就是,95%的人抱着投机心理,掉进了资本操纵的金钱圈套,盲目地跟在后面传接力棒,结果用95%的钱买了95%的赝品,无奈地成了最后一棒。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