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概要:在父亲看来,眼下诸如钱币、瓷器、红木家具等门类皆属成熟品种,仿品自然层出不穷,充斥市场,且价格上也已炒得过高。这样一来,那些货真价实的好宝贝就愈发不容易淘到。相比之下,民国老包装盒尽管尚属冷门,但确实存在一定的价值与升值空间,因而先他人一步进行系列,无异于买到”原始股”。
俗话说,货卖一张皮。这“皮”往小处说,指的是对商品的包装和宣传;往大处说,则是对时代的印证记录。尤其是那些历经时光洗礼而流传下来的老包装盒,总能让今人透过斑驳锈迹勾起对过去的无限遐想。走进民国老包装盒家张浩的藏品世界,时间仿佛倒流至“林徽因时代”。无论是柜门中错落摆放的茶叶盒、颜料盒、烟盒,还是桌子上有序搁置的香皂盒、饼干盒、粉盒,都散发着浓郁的民国味道,恍惚中,那些刻印在包装盒上的温婉美人似在一颦一笑间悠悠诉说。
弃热玩冷 免去买假烦恼
受父亲影响,张浩自幼便喜欢,四五岁时他就已是古玩市场的常客。张浩的父亲张宗彩酷爱钱币,一有时间便会带着张浩到古玩摊闲逛。可以说,从童年、少年,到青年,张浩的成长始终伴随着。而其与老包装盒的缘分,也恰恰源于此。
“一次,我从潘家园的一个古董摊低价购买了几个民国老包装盒,当时只是想扩充自己开的古玩小店的经营种类,并未对其给予充分重视。然而,出乎意料的是,这些外观考究却并不起眼的老包装盒上柜没多久,竟意外成为一些顾客的兴趣点,甚至还卖出了不错的价钱。这突如其来的畅销不禁勾起了我强烈的好奇心,渐渐地,我开始留意并探究起这些民国老包装盒来。”
此后的几年,张浩每逢外出淘宝都会刻意找寻民国老包装盒的身影。每每入手,他都要按种类及用途对其进行分类,以便进一步研究它们的出处、历史背景。同时,透过每个老包装盒的设计与图案,他还细细追寻那个时期的时代特点和生活气息。随着探究的不断深入,张浩逐渐萌生出以民国老包装盒为主要方向的想法,这一想法也得到了父亲的支持。
“在成长道路上,父亲的很多思想都深深影响着我,尤其在方面,他总会给我很多帮助与指导。对于我民国老包装盒的想法,他甚为赞同。因为在父亲看来,眼下诸如钱币、瓷器、红木家具等门类皆属成熟品种,仿品自然层出不穷,充斥市场,且价格上也已炒得过高。这样一来,那些货真价实的好宝贝就愈发不容易淘到。相比之下,民国老包装盒尽管尚属冷门,但确实存在一定的价值与升值空间,因而先他人一步进行系列,无异于买到”原始股”。”就这样,在父亲的指引下,张浩径直踏上了民国老包装盒的之路。此后,他的足迹遍布全国各大城市,只为邂逅那些“风韵犹存”的老盒子。
民国包装盒适宜工薪族
带着一份对事业的热爱与执着,张浩的藏品数量逐年增多,其名亦渐被圈内人所熟知。而真正让更多百姓知道他及民国老包装盒这一门类,还要归功于2009年及2010年的两次展,用张浩的话说“展上唯民国老包装盒展台人气最旺。”
“事实上,那两次藏品展我只展出了部分老包装盒,可没想到参观者的兴趣甚是浓厚。很多人都被盒子上的图案所吸引,他们边观赏边向我询问相关知识。通常男性对老烟盒比较着迷,而女性则更多地关注那些图案精美的粉盒。通过这两次展览,不仅让很多人知道领域中还有如此”冷门”品种,而且也使我更加坚定了对民国老包装盒的与研究。”在张浩看来,之所以这些老包装盒的人气相比瓷器、翡翠、钱币更旺,其中最大的原因便是其在价格上的“亲民”。较之动辄几十万元抑或上百万元价格的金佛、和田玉而言,民国老包装盒售价最低仅为十元、最多二三百元便可入手。其较低的门槛非常适合那些爱好又资金有限的工薪族涉猎。
张浩介绍道:“民国老包装盒赝品极少,因为绝大多数民国老包装盒都为铁制,而且其上所印人物及文字皆需多道工序完成,制成仿品还需要做旧,前后算下来成本要高出真品入手价数倍。所以,对于经验并不丰富且担心被赝品蒙蔽双眼的工薪族来说,老包装盒会更省心、安心。”
张浩始终觉得,的目的是为在闲暇之余通过欣赏把玩来陶冶情操,倘若超乎自身经济承受能力,只为跟风逐热变现赚钱,则远离了的真谛。因而,选择门类就如同“择偶”,不一定非要好面子去牵手“高富帅”、“白富美”,要知道只有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
家要有自己的体系
新手通常求广、求多,不论何种门类的藏品,只要价格适宜且存在升值潜力就会毫不迟疑地坚决入手。然而,行家却并非如此,他们大都讲求品种的系统性,于他们而言也须讲求“纳宝策略”。
张浩对此解释道:“事实上,也是门功课,需要藏者具有系统性思维与策略,而不单单是对藏品数量上的积累。长时间来,得益于父亲指点,我逐渐摸清了的门道,即求专不求广,在精不在多。详细来讲,藏者需要逐渐形成自己的体系,在保证藏品质量的同时,也要有将帅兵卒之分。譬如民国老包装盒,我会先按系列进行划分,然后再具体到类型或厂家,以便在不同板块间进行填充。尽管看似复杂而麻烦,却可避免走弯路。久而久之,藏者才能渐渐成为这一门类中的资深行家。否则,如果没有体系过于散乱,就很难在这一领域做专、做精。”
在“纳宝策略”指导下,张浩深深扎根于民国老包装盒的,即便见到其它门类的宝贝也丝毫不动心。因为他深信,尽管当下民国老商标及老广告的藏者比较多,但还鲜有人像他这般系列老包装盒,这便是其优势所在。也正因这份“另类”,让张浩成为了河北区民间协会最年轻的会员。
诚然,世间万事万物皆有其共性,譬如从某种角度看恰如文学创作,需要具备一定的超前意识,而后确定选题及方向,并在梳理好结构层次的基础上,以一颗恒心坚持始终。因为,只有让心沉淀,过滤掉急于求成的焦躁,才能真正通过去触摸历史、感受文化。细细想来,为人处世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商品包装产生后,在漫长历史岁月的发展演变中,其功能被不断拓展,即由最初始的扎捆、包、裹、盛装,到便于储存、保护商品,再到美化商品、促进销售等。应该讲,每一阶段的包装都能体现出特定的时代感及社会属性,尤其是那些蕴含传统文化风格的民国老包装盒,不但流露着一种朴素、典雅的审美价值取向,同时更蕴含着民国时期特有的浓郁海派风情。

老包装盒可按三大方式分类

据张浩介绍,中国近代招贴广告的出现在很大程度上是西方文化移植的结果。换句话讲,西方新式海报、先进彩印技术的传入直接促使我国近代招贴广告的兴起,而民国老包装盒恰恰就是这些招贴广告的又一表达载体。倘若观察老包装盒上的图案不难发现,其大致分为人物、风景、动物这三类,但所彰显出的时代特征却不尽相同。我查阅了一些资料,了解到19世纪晚期,彩色招贴广告还是西洋人物及风景画的洋画片一统天下,尽管其间也出现过一些民俗题材的中式广告,但都为个别。直至20世纪初期,本土题材的招贴广告飞速发展,内容多取材于历史故事、民间传说,其中古装美女形象尤为出彩,呈现一片古画风格。因此,我们也就不难发现,民国时期的老包装盒图案设计与制作深受当时这一潮流的影响。张浩认为,收藏民国老包装盒可大致从以下三个方面进行分类:

美高梅游戏官网赌场,首先,从商品种类划分,可分为茶叶盒、颜料盒、烟盒、粉盒、香皂盒、鞋帽盒、饼干盒、糖盒、药盒等。

其次,从包装盒的材质划分,可分为铁盒、木盒、纸盒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