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概要:董国强:最重要是看理念。并非不卖东西的才能称之为真正的家,有的藏家会淘汰前期价值不大的藏品。比如刘益谦,他到一定程度开始做系列的,一是古代宋元书画,二是现代红色经典油画,于是就把系列外的东西出手。有人就会觉得他把当生意,当初一千万买的卖了五千万,怀疑他是资本运作。事实上很多藏家都会对自己的藏品不断做调整。
在界,他有着多重身份,书法家、书画鉴定专家、家、拍卖公司老板。
他的办公室里,书桌、画案、茶几无一不是明式家具,书架上塞满了书画鉴赏的大部头著作。
在约好的采访时间里,记者在他的办公室扑了个空。赶到他的拍卖公司做活动的现场,一眼就在人群中就认出了他。
光头、微胖,爷们儿形象。
作为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下称“匡时拍卖”)的掌门人,董国强总希望自己的公司和自己的个人形象一样辨识度高,总想着“做一个和别人不同的拍卖公司”。
去年秋拍一结束,人们就纷纷议论今年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形势将掉头向下,保利、嘉德春拍结果亦印证了这一观点。随后,匡时推出的“过云楼藏书”吸引了春拍市场目光。
这1200多册宋版书拍出2.16亿元高价后,引得凤凰出版传媒(6.85,0.07,1.03%)集团与北京大学为此争相出手。古籍善本这一原本冷门的类别,重获市场青睐。
谈到,董国强总喜说情怀,他对书法的深爱、对知识分子艺术家的崇敬。宋版书、宋元书画、明末书画、清代书法,这些是他做拍卖瞄准的主题。
已近“知天命”的他写博客、玩微博,在最初的博客和微博中还能找到些许“愤青”的味道。
被问到拍卖界的争议时,他总说“这个不好说了。”但当人们将拍卖贴上“天价”、“做局”、“黑幕”的标签时,他还是有话要说的。
在他看来,市场价格没有错。圈子并不大,拍卖这个圈子就更小了,人们因为不了解所以总是误解,“在中国,艺术品拍卖的价格越高,社会负面影响越大。”
“我最喜欢齐白石的《夜饮图》,十几年前花几十万买的,上面的题词是‘强作京华风雅客,夜深持蟹咏黄花’,有个董国强的‘强’字所以爱不释手。但是,谁要看上了它非要花两千万买,我为什么不卖?”
第一件藏品买贵了 记者:你当初怎么走上书法这条路的?
董国强:80年代在人大读书时参加了同学们组织的书法社,那时我们学习书法的目的很单纯,都自称“书法赤子”,从没想到过书法还可以卖钱。我从小就比较喜欢传统文化的东西,比如京剧、古典文学,小学三年级就能背《古文观止》。
记者:后来因为喜欢书法而走上了之路?
董国强:不是。1986年大学毕业后考上了北京海关,1993年决定下海做生意。那时刚好中国的拍卖市场也刚刚兴起。90年代什么生意都能做,开过各种各样的公司。
记者:怎么想着去买书画来?
董国强:做生意有了一定的资本积累,再加上当时市场上的书画还很便宜。主要我觉得,哟,我过去那么崇拜的大师,作品怎么就卖这么点钱。1993年,一张齐白石两尺的画才2万块,扇面才1万块,一张吴昌硕的画才1万多块。
在我心目中,齐白石、吴昌硕这些人就相当于神,上学时只能在印刷品上看见他们的作品,后来却能凭自己的能力去拥有它们,那种幸福感无与伦比。那时我买一件东西,然后把搞书法的朋友请到家里来一起欣赏,大家都觉得非常开心。
记者:还保留着自己的第一件作品吗?
董国强:我的第一件作品是清代书法家吴让之的扇面,现在还一直保留着。那时中国还没有出现拍卖,是朋友私底下转让给我的,8000块。过两年有了拍卖,发现8000块还买贵了,当时同类作品只拍2000块。
我渐渐发现,其实拍卖价格更透明。一般来说在拍卖市场上,有三分之一的作品高于私下成交价,另三分之一则比私下成交低,剩下的三分之一价格是基本持平的。
匡时操盘人董国强 细说一个“藏”字 并非不卖才是藏家
记者:你的藏品是绝对的,还是过一段时间会出手?
董国强:是不断转让和更替的。个人肯定是从低级到高级,刚开始买的东西现在回头看可能会觉得艺术价值不高。当年我买两三万元一件的齐白石扇面,现在胆量在提升,有可能买两三百万甚至上千万元的作品,就会觉得两三万的东西没有太大意义了。
记者:你怎样判断一个人是不是真的藏家?

在收藏界,他有着多重身份,书法家、书画鉴定专家、收藏家、拍卖公司老板。

他的办公室里,书桌、画案、茶几无一不是明式家具,书架上塞满了书画鉴赏的大部头著作。

在约好的采访时间里,记者在他的办公室扑了个空。赶到他的拍卖公司做活动的现场,一眼就在人群中就认出了他。

光头、微胖,爷们儿形象。

作为北京匡时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下称匡时拍卖)的掌门人,董国强总希望自己的公司和自己的个人形象一样辨识度高,总想着做一个和别人不同的拍卖公司。

去年秋拍一结束,人们就纷纷议论今年艺术品拍卖市场的形势将掉头向下,保利、嘉德春拍结果亦印证了这一观点。随后,匡时推出的过云楼藏书吸引了春拍市场目光。

这1200多册宋版书拍出2.16亿元高价后,引得凤凰出版传媒(6.85,0.07,1.03%)集团与北京大学为此争相出手。古籍善本这一原本冷门的收藏类别,重获市场青睐。

谈到收藏,董国强总喜说情怀,他对书法的深爱、对知识分子艺术家的崇敬。宋版书、宋元书画、明末书画、清代书法,这些是他做拍卖瞄准的主题。

已近知天命的他写博客、玩微博,在最初的博客和微博中还能找到些许愤青的味道。

被问到拍卖界的争议时,他总说这个不好说了。但当人们将拍卖贴上天价、做局、黑幕的标签时,他还是有话要说的。

在他看来,市场价格没有错。收藏圈子并不大,拍卖这个圈子就更小了,人们因为不了解所以总是误解,在中国,艺术品拍卖的价格越高,社会负面影响越大。

我最喜欢齐白石的《夜饮图》,十几年前花几十万买的,上面的题词是强作京华风雅客,夜深持蟹咏黄花,有个董国强的强字所以爱不释手。但是,谁要看上了它非要花两千万买,我为什么不卖?

第一件藏品买贵了

《21世纪》:你当初怎么走上书法这条路的?

董国强:80年代在人大读书时参加了同学们组织的书法社,那时我们学习书法的目的很单纯,都自称书法赤子,从没想到过书法还可以卖钱。我从小就比较喜欢传统文化的东西,比如京剧、古典文学,小学三年级就能背《古文观止》。

《21世纪》:后来因为喜欢书法而走上了收藏之路?

董国强:不是。1986年大学毕业后考上了北京海关,1993年决定下海做生意。那时刚好中国的拍卖市场也刚刚兴起。90年代什么生意都能做,开过各种各样的公司。

《21世纪》:怎么想着去买书画来收藏?

美高梅官方平台网址,董国强:做生意有了一定的资本积累,再加上当时市场上的书画还很便宜。主要我觉得,哟,我过去那么崇拜的大师,作品怎么就卖这么点钱。1993年,一张齐白石两尺的画才2万块,扇面才1万块,一张吴昌硕的画才1万多块。

在我心目中,齐白石、吴昌硕这些人就相当于神,上学时只能在印刷品上看见他们的作品,后来却能凭自己的能力去拥有它们,那种幸福感无与伦比。那时我买一件东西,然后把搞书法的朋友请到家里来一起欣赏,大家都觉得非常开心。

《21世纪》:还保留着自己收藏的第一件作品吗?

董国强:我收藏的第一件作品是清代书法家吴让之的扇面,现在还一直保留着。那时中国还没有出现拍卖,是朋友私底下转让给我的,8000块。过两年有了拍卖,发现8000块还买贵了,当时同类作品只拍2000块。

我渐渐发现,其实拍卖价格更透明。一般来说在拍卖市场上,有三分之一的作品高于私下成交价,另三分之一则比私下成交低,剩下的三分之一价格是基本持平的。

匡时操盘人董国强 细说一个藏字

并非不卖才是藏家

《21世纪》:你的藏品是绝对收藏的,还是过一段时间会出手?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