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概要:7月21日,被誉为画坛耆宿、一代宗师、江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段輗先生放下了伴随他一生的笔墨,带着对艺术的不断追求,驾鹤西去。
7月21日,被誉为画坛耆宿、一代宗师、江西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段輗先生放下了伴随他一生的笔墨,带着对艺术的不断追求,驾鹤西去。段輗先生笔墨语言艺术曲高和寡,无论从书法、花鸟、人物、山水等中国书画艺术门类的传统功力,还是西方绘画的综合素养,段輗先生都是一位举国少有的书画大家,其作品笔墨变幻莫测,既苍莽厚重,更精神灿烂,一派英雄扛鼎之气派。段先生的离去,给江西画坛带来了损失,但先生的精神永存。本报谨以此文,祭奠为江西美术做出巨大贡献的段輗先生!
艺术家简介:
段輗(1938~2013),字吉蘅,号大车,湖南新化人,1953年考入湖南艺术学院,1956年又以优秀成绩考入湖北艺术学院(现湖北美院),1959年到江西师范大学任教。
幼承家学名师高徒
段輗先生是我省知名艺术家,在国画创作方面有着独特的思想和风格。1938年,段教授出身于书香门第,其父也是当地著名画家,5岁时就开始书写柳公权体;13岁时临习《张迁碑》;15岁时笔力气度就超过其父,并不断临摹《芥子园画谱》和剑侠人物。1953年,考入湖南艺术学校,师承王正德教授学习石膏像、木炭素描,以及英国水彩画。1956年,他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湖北艺术学院(现湖北美院),成为国画大师张振铎教授的入室弟子,同时随留法教授唐一禾、杨立光、刘依闻等“法国油画牌”学习油画。在50余年的艺术生涯中,他焚膏继晷,包揽群籍,勤于书画篆刻理论,文史哲理的研究,并广泛吸纳中外绘画名家的精华,从而使他的大写意国画和书法篆刻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
笔风苍劲有力创作充满灵性
据他生前好友江西师大教授吴子南先生介绍,段先生花鸟、人物、山水无所不工,笔下的山水博大精深,浑厚华滋,茂密严谨的构图、沉着苍劲的笔墨、充满灵性的骨线,反映出他思想的大超越和审美的大追求。
段教授对历代山水大师的作品十分感兴趣,尤其对清代“四僧”之一的石溪、现代著名国画大师黄宾红的山水进行了长期的破译,在继承石溪线条与苔点错落交织的笔墨和黄宾虹“五笔七墨”的同时,敢于从传统中发掘出富有生命力的各种皴、擦、点、擢、簇、描、勾等笔法以及染、渲、翰、渍、垛等墨法;敢于讲水彩和色彩相互渗化糅合起来层层渲染;敢于借用油画的技法以色破墨、以墨破色来丰富画面,加重了山水的厚重感和浑浊劲拔的效果,并以千百次寻幽探奇的写生为创作素材,对山水层层积墨,层层深入,自出机杼,大写胸中丘壑,达到了苦涩冷逸的随化境界。
段輗先生的书画线条是构筑他书画艺术丰碑的深厚基石。他写“大车线”,握笔偏低,重心下沉,压肘推笔,笔笔送到,或高古游丝,或万岁孤藤,或巨蟒披鳞,都能渗透记录生命的微妙颤动,此中玄奥,是指捉笔梢的轻盈派难以理解和体味的。
任教四十余载桃李满天下
段輗先生是江西师范大学的老教授,从湖北美院毕业后就来到师大任教,他一生诲人不倦,辛勤耕耘,四十余年的教学生涯,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美术人才,为江西的艺术事业作出了很大的贡献。如今,他的学生遍布全国大江南北。
现任江西师范大学艺术学院院长万国华曾在段輗门下求学,万国华表示,段教授在教书育人方面有其独特风格。从上世纪六十年代起,他一直承担国画的教学任务,为了教学的需要,刻苦摸索国画人物的教学方法,把毕生爱好的山水搁置一旁,凭借扎实的西画功底,逐步探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教学方法,并且段教授从不低看一个学生,对学生的评判也多是以鼓励为主,教他们扬长避短。
“段教授作画时有用嘴舔毛笔的习惯,其目的是为了理顺笔锋,调整浓淡。在教学时,许多学生不明其理,依葫芦画瓢,结果一节课下来,十多名学生个个嘴唇黑黑地走出教室,惹得人人大笑不止。”万国华回忆道,如今段先生离去,他对艺术的追求永远值得后生学习。
身患顽疾仍痴迷于创作
万国华告诉记者,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是段教授教学的高峰期,但就在那时他身体不好,稍微一走就气喘吁吁,而且常常一上就是七楼,然而就是这点路程要耗费十几分钟的时间,故而总在女儿段岚的搀扶下走向教室,他的背影给那时候美术学院的学生留下了深刻印象。
“身患顽疾与他不分昼夜拼命创作作品有很大关系,有很多作品都是凌晨完成的”江西画报执行主编夏鸣告诉记者,段教授对艺术的创作可谓是达到了痴迷的程度,在创作作品时总不记得时间,又是往画桌前一站就是好几天,可长年累月,周而复始地工作,这让他身心俱疲,病魔缠身。因此,他也常常被人誉为“东方的梵高”和“当今的石鲁”。
记者在翻看段教授画册时发现,有不少画上都写着创作时间和他本人所作的题词,其中有一幅画上写着:“五月天热晨起,竟体汗湿如饮,沸汤也”下面还写着“画时”、“腾云驾雾”、“头晕目眩”等词句。这可看出他在当时的创作过程中处于一种怎样的状态。
“但愿老天爷再给我十年,我一定会创造出一批有分量的作品”这是段教授生前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淡泊名利不做拜金者
段教授一辈子的作品从来没有用于金钱交易,或是拍卖。如今的艺术界,有不少的名人画家都把画出的作品用于金钱的买卖从中牟取利润。这就是段老的国人之处。夏鸣认为,中国艺术经过了几千年的沉积和发展,可以说是博大精深,这种行为有伤艺术本体。
“不俗即仙骨”正是段老的这种放弃名利,专心追求艺术的行为让人折服。中国美术学院博士封治国在《气结殷周雪,天成铁石身——对段輗先生作品的几点浅见》一文中称:“段先生一直远离名利,远离世间喧嚣,故而他的创作能不为外物驱役,能真正做到守其神、专其一……先生作画,没有丝毫的功利心和尘俗之念,兴之所至,点划拨离间不失矩度,纵横捭阖中章法严谨。”
吴子南在《说说我们的“段夫子”》一文中提到,“那些所谓有行情的大画家和老段相比,艺术究竟谁高谁低呀?我毫不客气地说,这怎么能比呢?他们连做徒子徒孙的资格都不够,又拿什么来比呢?难道能卖个好价钱,那是要好多条件的,他们又是宣传,又是组织一帮人操弄,老段又有哪个人给他操弄呢?老段的艺术靠的就是真本事,不是吹出来的,毕竟金子就是金子。”

  记者在翻看段教授画册时发现,有不少画上都写着创作时间和他本人所作的题词,其中有一幅画上写着:五月天热晨起,竟体汗湿如饮,沸汤也下面还写着画时、腾云驾雾、头晕目眩等词句。这可看出他在当时的创作过程中处于一种怎样的状态。

  段教授一辈子的作品从来没有用于金钱交易,或是拍卖。如今的艺术界,有不少的名人画家都把画出的作品用于金钱的买卖从中牟取利润。这就是段老的国人之处。夏鸣认为,中国艺术经过了几千年的沉积和发展,可以说是博大精深,这种行为有伤艺术本体。

  段輗先生的书画线条是构筑他书画艺术丰碑的深厚基石。他写大车线,握笔偏低,重心下沉,压肘推笔,笔笔送到,或高古游丝,或万岁孤藤,或巨蟒披鳞,都能渗透记录生命的微妙颤动,此中玄奥,是指捉笔梢的轻盈派难以理解和体味的。

  任教四十余载桃李满天下

  艺术家简介:

  段輗先生是我省知名艺术家,在国画创作方面有着独特的思想和风格。1938年,段教授出身于书香门第,其父也是当地著名画家,5岁时就开始书写柳公权体;13岁时临习《张迁碑》;15岁时笔力气度就超过其父,并不断临摹《芥子园画谱》和剑侠人物。1953年,考入湖南艺术学校,师承王正德教授学习石膏像、木炭素描,以及英国水彩画。1956年,他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湖北艺术学院(现湖北美院),成为国画大师张振铎教授的入室弟子,同时随留法教授唐一禾、杨立光、刘依闻等法国油画牌学习油画。在50余年的艺术生涯中,他焚膏继晷,包揽群籍,勤于书画篆刻理论,文史哲理的研究,并广泛吸纳中外绘画名家的精华,从而使他的大写意国画和书法篆刻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

美高梅国际游,  段教授对历代山水大师的作品十分感兴趣,尤其对清代四僧之一的石溪、现代著名国画大师黄宾红的山水进行了长期的破译,在继承石溪线条与苔点错落交织的笔墨和黄宾虹五笔七墨的同时,敢于从传统中发掘出富有生命力的各种皴、擦、点、擢、簇、描、勾等笔法以及染、渲、翰、渍、垛等墨法;敢于讲水彩和色彩相互渗化糅合起来层层渲染;敢于借用油画的技法以色破墨、以墨破色来丰富画面,加重了山水的厚重感和浑浊劲拔的效果,并以千百次寻幽探奇的写生为创作素材,对山水层层积墨,层层深入,自出机杼,大写胸中丘壑,达到了苦涩冷逸的随化境界。

  万国华告诉记者,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是段教授教学的高峰期,但就在那时他身体不好,稍微一走就气喘吁吁,而且常常一上就是七楼,然而就是这点路程要耗费十几分钟的时间,故而总在女儿段岚的搀扶下走向教室,他的背影给那时候美术学院的学生留下了深刻印象。

  但愿老天爷再给我十年,我一定会创造出一批有分量的作品这是段教授生前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身患顽疾与他不分昼夜拼命创作作品有很大关系,有很多作品都是凌晨完成的江西画报执行主编夏鸣告诉记者,段教授对艺术的创作可谓是达到了痴迷的程度,在创作作品时总不记得时间,又是往画桌前一站就是好几天,可长年累月,周而复始地工作,这让他身心俱疲,病魔缠身。因此,他也常常被人誉为东方的梵高和当今的石鲁。

  不俗即仙骨正是段老的这种放弃名利,专心追求艺术的行为让人折服。中国美术学院博士封治国在《气结殷周雪,天成铁石身对段輗先生作品的几点浅见》一文中称:段先生一直远离名利,远离世间喧嚣,故而他的创作能不为外物驱役,能真正做到守其神、专其一先生作画,没有丝毫的功利心和尘俗之念,兴之所至,点划拨离间不失矩度,纵横捭阖中章法严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