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川博物馆馆长樊建川:我愿意去做敲钟人

内容概要:听说过“房奴”、“卡奴”,但你听说过博物馆的“馆奴”吗?做过知青,当过兵,做过高校理论教师,又当过宜宾市副市长,还辞官从商做过房地产,8年前开始抗战、文革文物,在四川大邑县安仁镇建起建川博物馆的樊建川就自称“馆奴”。
听说过“房奴”、“卡奴”,但你听说过博物馆的“馆奴”吗?做过知青,当过兵,做过高校理论教师,又当过宜宾市副市长,还辞官从商做过房地产,8年前开始抗战、文革文物,在四川大邑县安仁镇建起建川博物馆的樊建川就自称“馆奴”。7月18日下午,这位“馆奴”的个人自传《大馆奴》(樊建川口述,李晋西笔述
三联书店出版社2013年7月出版
定价39.8元。)在北京举行了新书首发式,马未都、秦晖、吴思、陆川等到场祝贺。樊建川讲述了自己一手创建建川博物馆的个中趣事,并直言自己的的心愿是建成100个博物馆。
自称“馆奴”愿做敲钟人
《大馆奴》从樊建川在金沙江边的童年写起,追述了他做知青、当兵、做宜宾市副市长、辞官经商,后又建博物馆的经历。
首发式上,三联书店出版社总编辑李昕一上来,就用同樊建川敲定出书事宜过程中的一个细节,来证明樊建川的成癖。“前年春天,我专程飞到成都与他洽谈出版的事。为了说服他,我郑重其事的写了一份谈话提纲,在A4纸上写了大半页纸。谈完后,建川送我上汽车,他忽然问我,”你昨晚的谈话提纲还在吗?”他接过我掏出的纸说,”我了。”我当时想,这个人成癖,由此可见一斑。”
樊建川说自己:“建博物馆、文物是为了记录和还原历史,但不仅仅是为了纪念,而是为了让每个人的心灵都直面民族创伤,让战争的记忆成为民族的思想资源。”在他看来绝大部分人都应该有平淡正常的生活,但也“应该有一部分人挺起脊梁,敲响警钟。”他愿意去做那个敲钟人。
樊建川同时还许下宏愿:“我想以一个人的力量收集文物、凭一个人的力量建一百个博物馆,做一个无愧一生的大”馆奴”。”
为拿到藏品想尽了办法
樊建川为了建设建川博物馆,不仅投入了之前投资房地产赚到的所有钱,甚至连蒙带抢都用上了。
“我向郝柏村先生征集文物时,他苦笑,说什么都没有了,只能给几张照片。我发现郝老的杯子是原”行政院长”李焕所送,就说此杯我馆要。郝老天真地说,我正在喝茶呀,我说,倒了即可。郝老抚额大笑答应,叫秘书倒茶洗杯。离开郝宅时,他的秘书苦笑着说,先生大胆,敢抢院长水杯。出了郝家,我高兴得大叫了好几声:我抢到了!我抢到了!”
建川博物馆也如樊建川自己所言,是“吃百家饭长大的”。这在《大馆奴》中都有详细记述宋美龄家属捐赠了宋美龄穿过的旗袍;四川黄埔同学会捐赠了军校课桌椅凳三件套;樊建川找到开国大将罗瑞卿的长子罗箭少将,要来了一床缴获日军的毛毯。毛毯在艰苦时期包裹过刚出生的罗箭,跟了罗箭七十多年,一直都在用,老人很不舍,但还是给樊建川拿走了。
樊建川说自己尽量多地“历史的碎片”,让后来的人能够多角度看到这些碎片,并把它们“缝起来”。他还想“给历史的人物打工,把这些人物找出来。”他举例说,“像我们四川的川军将军刘湘,明明川军就是私家资产,但是他要把川军让给中央。还有王明章,一口大金牙,他自己负伤,最后一句话,你们快撤,老子死在这里很愉快。像这种人都是值得我们去追随的人。”

美高梅国际游 1

《大馆奴》封面

现在有房奴、车奴,我坚持做大馆奴,要把这个活儿干到头。樊建川在《大馆奴》新书发布会上这样说。18日,由三联书店出版的收藏家樊建川的口述自传《大馆奴》在军事博物馆举行了首发式。该书细述了他一生的经历,对于筹建建川博物馆聚落的过程着墨尤多。马未都、秦晖、吴思、陆川等樊建川的老友到场祝贺。新书发布会由三联书店总编李昕主持。

人生三次转折 本质是个军人

2005年,樊建川在成都市大邑县安仁镇投资修建了建川博物馆聚落,是现今中国民间最大的博物馆群。它占地500亩,有抗战、地震、民俗、红色年代四个系列的藏品,25个博物馆,两个主题广场,藏品总数超过800万件,其中国家一级文物达329件。

《大馆奴》从樊建川在金沙江边的童年少年讲起,一路追述他做知青、当兵、做宜宾市副市长、辞官经商、建博物馆的经历。它不仅是樊建川的个人传记,也是建川博物馆的传记。从资金筹措、选址买地、藏品征集、到场馆的设计建设、经营规划,记录了这座民间博物馆诞生和发展的全过程以及每一位帮助过它的人。书中的细节丰富,许多藏品的来历,都是一个生动的故事。他人生的三次重大选择,在旁人眼中都不可理解。一是不当重庆三医大的教师,到宜宾政策研究所当干事;二是辞去宜宾市副市长到外企打工、自己做房地产;三是把半生拼搏赚的钱,倾囊投入只赔不赚的博物馆事业。

他这样表述自己建博物馆的原因:建博物馆、收藏文物是为了记录和还原历史,但不仅仅是为了纪念,而是为了让每个人的心灵都直面民族创伤,让战争的记忆成为民族的思想资源。樊建川说自己本质是个军人,军人就是牺牲,军人就是艰苦,军人就是责任,他建博物馆,就是在做一个有血性的中国男人秉承良心和责任应该去做的事。我觉得十三亿中国人,有十二亿,甚至十二点五亿都应该过自己平淡的正常的生活吃火锅、去酒吧,像我女儿她们,但应该有一部分人挺起脊梁,敲响警钟,去作牺牲,就像谭嗣同、张志新一样。他愿意去做那个敲钟人。

为博物馆几近魔怔 老报人称他是妖精

流沙河在本书序言里写道,为了建川博物馆,樊建川几乎把十几年房地产赚的钱都投进去了,而且在他与妻子身后,还要把博物馆裸捐公家。他甚至琢磨等自己死后将遗体剥皮,绷成鼓,放置在博物馆,赚敲打钱,用以补贴博物馆的开销。这舍身抛业的魔怔劲儿让人惊叹。成都老报人车辐先生曾指着樊建川说:你是妖精!

中国的私立博物馆生存非常困难,仅维持生存的压力就十分沉重。樊建川绞尽脑汁,用自己多年经商的经验,把博物馆当企业来办,引入各种业态的配套如酒店、客栈、茶馆、文物商店等,形成一个集藏品展示、教育研究、旅游休闲、艺术博览等多项功能为一体的新概念博物馆聚落。

美高梅国际游,愿做历史的奴隶 发愿要建百个博物馆

樊建川在书中发愿,要建到一百个博物馆。我想以一个人的力量收集文物、建立博物馆,不但要把它做到空前,还要把它做到绝后。一百个馆的世界纪录,我想做一个保持者,做一个长久的领先者做一个无愧一生的大馆奴。

由于樊建川工作繁忙,该书由他本人口述,李晋西执笔。为全面展示樊建川的个人经历,李晋西在建川博物馆聚落居住数月。她告诉记者,在整理录音成书的两年时间里,她常常热泪盈眶。从这本书能看到樊建川这个人的根基,他是个很了不起的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