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概要:一提到民国的上海,绕不开的话题就是“海派”艺术。而在众多“海派”画家中,吴昌硕可谓是最为耀眼、成就最为卓越的一位。
一提到民国的上海,绕不开的话题就是“海派”艺术。而在众多“海派”画家中,吴昌硕可谓是最为耀眼、成就最为卓越的一位。他的艺术影响至今许多画家,众多现代绘画大师或出自其门下,或受其艺术影响,如近代“海派”诸家、“北京画派”的陈师曾、齐白石等,现代最具实力的几大家傅抱石、李可染、黄宾虹等无不源自吴昌硕。
吴昌硕(1844—1927),初名俊卿,亦署仓硕,别号缶庐、老缶、苦铁、大聋等。他是中国近现代画坛承前启后的一代艺术大师,是集诗书画印于一身的文人画之大成者,又是继赵之谦、任伯年、虚谷诸家之后的“海派”大家,即“后海派”领袖之一。
艺术的风格与创新
吴昌硕的创作在迎合市场通俗化趣味的同时,又竭力在通俗化中注入文化气息,格调清新高雅。吴昌硕之所以能独当一面,是在于其风格的独特与创新。吴昌硕绘画的艺术特点是以“苦铁画气不画形”、“不似之似聊象形”为宗旨。以篆法入画,所谓“强抱篆隶作狂草”,极力发挥书法“写”的表现性。
吴的绘画题材通常是以松梅、兰石以及竹菊杂卉为主,喜画藤本蔓类植物,间作山水、人物、神佛,大都自辟町畦,独立门户。其画梅求取“出世姿”,“要得古逸苍冷之趣”,“要冰肌铁骨绝世姿”。在他的画作中,石头、题跋、印章、花卉顾盼生辉,有机和谐,用墨用笔浓淡干湿,轻重缓急,挥洒自如。其画起大落,善于留白,或对角欹斜,气象峥嵘,构图块面体积感极强。而篆书则个性极强,印中的字饶有笔意,刀融于笔。所以吴昌硕的篆刻常常表现出雄而媚、拙而朴、丑而美、古而今、变而正的特点。
吴昌硕绘画对色彩运用亦能有所创新。所使用的西洋红,深红古厚,配合其得益于金石治印的古厚朴茂的绘画风格,正如潘天寿所说:“以金石治印方面的质朴古厚的意趣,引用到绘画用色方面来,自然不落于清新平薄,更不落于粉脂俗艳,能用大红大绿复杂而有变化,是大写意花卉最善用色的能手。”吴在设色时,将金石古朴厚重的趣味引入绘画,其丰繁饱满的设色与狂放遒劲的运笔相并置,新颖强烈、艳而不俗。吴昌硕善用复色,在复色中起制约、协调作用的也是红与黑,加上利用宣纸的白色。但是他的红色与黑色都是在复色的作用下起着变化,在变化中得到统一,所以使人感到既丰富又沉稳。吴昌硕用重色的斑斓浑厚与其大气磅礴的画面极相协调,是形成他画风的重要因素。在形态上,画气不画形,以金石入画,风格古雅拙逸。
加上其绘画以篆印入画,格高韵古,元气淋漓,动人心魄,使观者为之心壮。吴昌硕画的布局大起大落取对角斜势,用枝干衔接以增画面气势。注重画面错综回应,枝干交播。他曾说:“奔放处离不开法度,精微处照顾到气魄。”吴昌硕绘画布局,得益于金石篆刻修养甚多。传世作品有《天竹花卉》、《紫藤图》、《杏花图》等。
精通绘画的吴昌硕,在篆刻、书法等方面都有杰出成就。早年学习刻印,初师浙派,后又融合浙皖两派之长的吴昌硕,参以邓(顽伯)、吴(让之)、赵(撝叔)诸家,而归其本于秦汉,发扬秦汉人“胆敢独造”的精神,深得纯朴浑厚之趣。既能融会前人法度,又善于变化,绝不为清规戒律所囿。正如他自己所说:“铤险医全局,涂岐戒猛驱。”他的篆刻,得汉印浑穆之精髓,加之以钝刀硬入,在迟滞古厚的同时又显大气磅礴。
他于书法最重临摹《石鼓》文字,毕生精力尽瘁于此。他写《石鼓》常参以草书笔法,不硁硁于形似,而凝练遒劲,气度恢弘,每能自出新意,耐人寻味。所作隶、行、独草,也多以篆籀笔法出之,别具一种古茂流利的风格。偶作正楷,挺拔严毅,自始至终一笔不苟,尤见功力。其书法力求篆籀笔法,遒劲凝练,沉着率真。
吴昌硕将书法移入画中,使画意深邃,境界阔大。事实上,画法通书法,在吴昌硕的石鼓书艺的创造中,画法乃至诗法、印法和文法的渗入,也是异常鲜明的。他说:“书画篆刻,供一炉冶。”并认为印与书画是相辅相成的,书画之精妙者,得佳印益生色。
吴的艺术能够长盛不衰的原因,除了艺术上的创新,也源于其传统艺术思想的深厚,二者是不可分离的。对于传统艺术,吴昌硕提倡学古而化的创作观。吴昌硕好古,沉酣到三代鼎彝、两京碑碣,遵循着以古为高、以古为正的价值取向,认为古代的金石书画,是艺术手法、风格的原初范式。但他能将好古和知时结合起来,试图在尊与破、与古为徒和与古为新之间调试出一个适合时代的坐标。
当今书画的市场行情
吴昌硕流传下来的作品较多,但其作品历来为人们所珍视。早在民国时期就享有很高的声誉,当时画价与张大千、吴湖帆、溥儒不相上下,属市场最高的。当时日本人来上海买吴昌硕的画,开价达100两银子。其时由于吴应酬多,有时不得不请弟子赵子云代笔。
尤其1914年到1921年间吴昌硕的书画市场价格增幅较为明显。以横直幅为例,增幅达6倍,几乎以每年翻倍的速度递增。一方面吴昌硕正式迁居上海时年68岁,正是艺术创作面目达到创作的成熟期,流入市场的作品在品质上较为稳定;另一方面吴昌硕定居上海前后,人脉网络逐渐覆盖了当时大部分的文化社会精英群体,对其作品市场提升产生巨大推动作用,同时与日本人的交往也让吴昌硕拥有了一个很大的海外买家群体。
至上世纪80年代,其作品开始进入海外拍卖行,每幅作品在数万元。80年代中期,吴昌硕的精品开始突破10万元,如1987年他的《山水》在香港市场上以12万港元售出。到了90年代初期,他的作品在海内外藏家的追捧下,扶摇直上,如1990年吴的精品《花果册页》在苏富比拍卖会上以132万港元拍出,创吴氏作品市场最高价。而其一般作品也动辄在10万元以上,像《菊石图》和《曼倩移来》在1991苏富比拍卖会上以12万港元和48万港元成交。
然而,艺术造诣深厚、名震遐迩的吴昌硕,其书画拍卖总的价格却与他在美术史上的地位大不相符,这也使目前书画艺术投资吴昌硕的画最具潜力,投资者看好其画的原因在于:从他在书画界的地位、知名度和影响力等方面讲,吴昌硕均胜过齐白石、傅抱石,但目前吴昌硕的画价只有傅抱石的十分之一,其价格远远没有达到真正的艺术价值。有几个精明的藏家看中了这一点,曾在上海拍卖会上,以9万元拍得吴昌硕的《梅石图》,然后在第二年杭州的拍卖会上以20万元将此画拍出。不到半年时间,就赚了10万元。
上世纪90年代末,随着大写意作品逐渐受冷落,吴的作品也受到影响,价格有所回落,但遇佳作,价格不低,尺寸只有一平方尺,结果被翰海拍至3.19万元,2001年《花卉12开册》被上海敬华拍至60.5万元,价格平平。至2003年,上海崇源拍卖公司春季拍卖会上吴昌硕的《富贵绵长四屏条》一堂四屏,成交价为73.7万元;浙江皓翰公司春拍中,吴昌硕的《芙蓉花开》以187万元成交;中贸圣佳在2004年春季拍卖会上,吴昌硕的《荷花图》以137.5万元被买家拍走。现在可以预言:吴昌硕的书画价格很快要超过他的学生辈的拍卖价格!
然而,最夺人眼球的当属2004年嘉德春季拍卖会,吴昌硕的力作《花卉十二屏风》以1650万元人民币的价格成交,创下吴昌硕书画作品的最高纪录。他的画价攀升将引领艺术品市场走上新的起点。但从艺术价值、画家的历史地位来看,却远还没有体现出其美术史上应有的价值。
果不出所料,在2012年10月28日晚8点,中国嘉德2012秋拍“大观——中国书画珍品之夜”专场在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举槌。吴昌硕《敝帚自珍册》估价为680至880万元。以500万元起拍,最终以2012.5万元的价格成交,创造了一个新的拍卖纪录。
而对于吴昌硕的书法,也是拍卖场上争夺的对象。在书法中,以篆书价格最高,有的篆书价格与绘画作品价格不相上下,如1990年他的两幅篆书在香港市场上拍卖到16万港元,一幅横披卖到8万港元。1993年他的《篆书》对联以10.3万港元成交。以后,吴昌硕的作品居高不下。2000年至2003年,吴昌硕书法单位价格指数约为3万元每幅。2004年开始上扬走高,2005年秋实现一个小突破,单位价格指数上升为14.58万元每幅。尤其是2005年10月香港苏富比拍卖“吴昌硕1926年作行书诗册”以114.48万元人民币成交,为首件成交过百万元的书法作品。该作挥洒利落、精力充溢,属晚年书法中之佼佼者。
吴昌硕作为与虚谷、蒲华、任伯年齐名的“清末民国海派四杰”,是在中国新旧文化交替的历史背景下,对传统中国文化的继承与创新的关键人物,他是金石画风从晚清过渡到民国的主要继承者,也是近代中国艺坛承前启后的一代巨匠,其地位与影响力没有人能与之相比。

一提到民国的上海,绕不开的话题就是海派艺术。而在众多海派画家中,吴昌硕可谓是最为耀眼、成就最为卓越的一位。他的艺术影响至今许多画家,众多现代绘画大师或出自其门下,或受其艺术影响,如近代海派诸家、北京画派的陈师曾、齐白石等,现代最具实力的几大家傅抱石、李可染、黄宾虹等无不源自吴昌硕。

吴昌硕(18441927),初名俊卿,亦署仓硕,别号缶庐、老缶、苦铁、大聋等。他是中国近现代画坛承前启后的一代艺术大师,是集诗书画印于一身的文人画之大成者,又是继赵之谦、任伯年、虚谷诸家之后的海派大家,即后海派领袖之一。

艺术的风格与创新

美高梅官方平台网址,吴昌硕的创作在迎合市场通俗化趣味的同时,又竭力在通俗化中注入文化气息,格调清新高雅。吴昌硕之所以能独当一面,是在于其风格的独特与创新。吴昌硕绘画的艺术特点是以苦铁画气不画形、不似之似聊象形为宗旨。以篆法入画,所谓强抱篆隶作狂草,极力发挥书法写的表现性。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