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概要:在现代海派画家中,善以戏剧人物入画,且笔墨新颖别致,赋彩富有情趣的当数关良。
在现代海派画家中,善以戏剧人物入画,且笔墨新颖别致,赋彩富有情趣的当数关良。他早期以油画为主,画风深受后印象派和野兽派的影响,资料显示,他于1928年开始研究戏剧人物水墨画。由于将中国水墨画的写意技巧、精神与油画的色彩和笔触表现力融合起来,所以别开生面,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
关良从小就是一个戏剧迷,对中国传统戏曲艺术也有着深入的研究,而这也使他可以用简练的笔墨和夸张的手法去刻画不同的戏剧人物性格。从他的《戏剧人物》系列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出,他深受梁楷和朱耷审美意趣的影响。其作品自然率真,拙中藏巧,情趣盎然。人物造型虽广泛使用了变形手法,但仍然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格。在用笔上,拙朴简约,耐人寻味。而且,从各类人物不同性格特征出发,他常常寥寥数笔便将其生动地表现出来,初看“信手涂鸦”,实乃“惨淡经营”;在用色上,毫无火气,朴素无华;在人物的刻画上,更是出神入化,其特征是以长短、大小、方圆、尖直、浓淡等各种墨块点睛,进而展现出不同人物的神采。而且,“白描、减笔、湿墨、淡彩”,构成了其绘画的独特面貌。
关良先生是中国近现代画坛上一位不可或缺的大师,在国内外都享有很高的声誉。
关良(1900-1986年),字良公,广东番禺人。自幼爱好绘画,1917年考入日本东京太平洋美术学校。1922年回国,先后任教于上海神州女校、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上海艺术大学、昆明国立艺专、成都技艺学校。1960年退休居上海,任上海交通大学艺术研究室主任、中国画院画师,出版有《京剧人物水墨画》、《关良戏剧人物》、《关良画集》等。

标签: 戏曲水墨画 关良 林风眠 朱刚

张雄艺术网讯
戏与画,一动一静,看似无关,然戏曲舞台上以简代繁、以虚带实、以意传神的表演,却与水墨画之构图声息相通,这两种艺术形式一经碰撞,便诞生出最能体现中华传统文化精髓的艺术之花——水墨戏曲人物画。

戏曲与绘画,都深深根植于中华文明的沃土,两种国粹艺术跨界结合古已有之,金元时期就有反映杂剧的壁画,陈老莲亦是出类拔萃的“戏画”之人。民国以来,以关良、林风眠为代表的艺术家,独树一帜地在画幅中为戏曲人物留下了主体地位,也正是这个独特的视角开创了中国“戏曲人物画”作为主题绘画的先河。此后,丁衍庸、叶浅予、程十发、高马得、丁立人等诸多艺术家醉心于以戏入画,形成了颇为壮观、风格多样的戏画艺术群落。

关良:绘画和戏曲相通 首创戏曲人物画

关良与自己作品

谈及戏剧人物画,最为人所熟知的当属关良。关良是20世纪中国画大师,也是中国戏剧绘画的鼻祖。他欣赏京剧艺术,并拜师学戏,熟谙戏曲的剧情、人物造型、身段,故其创作极其简练传神。其人物造型吸收了民间造型艺术的某些特征,仅仅通过身段、手势、腰腿等简练的几笔阔大笔触,就把人物动态刻画得栩栩如生。戏剧人物的脸谱、装扮、服饰等也以最概括的手法表现,绝不拘泥于细节的描摹。他喜用秃笔,笔法稚拙,笔墨敷彩简洁随意,质朴平易,极富笔趣,不拘泥对象的解剖、透视和比例,而是以夸张、变形的手法传神写照,人物情态天真而幽默,尤其是眼神刻画最见功力,眼睛瞳孔用浓墨点醒极传神。干生旦净末丑都被他搬到了纸上。他说,“戏剧表演与绘画相通。”绘画和戏曲,根植于他灵魂的两条根,纠缠之下又生长出参天大树。

贵妃醉酒 关良

鸿鸾喜-关良

美高梅国际游,关良的戏剧水墨人物画,在创作上吸收了中国古代石刻、砖画的艺术精粹。在用笔方面与黄宾虹的"不齐弧三角美"映衬,以简短而朴拙的线条刻画人物形象。他常说:“我的用‘线’自有我的特点,绘事上的许多常见、娴熟的技法如圆润、流畅、刚劲、挺拔并不为我所取。古人有云:‘笔意贵留’,留就是把线一点一点的送到,画出是迟涩的,笨拙的。在造型方面追求夸张、变形、浓缩、提炼来表现戏曲中人物的美。这也与齐白石的"似与不似"的手法一致。

孙悟空大闹天宫-关良

武松打虎图 关良

关良对于中国画的笔墨内在精神的理解和把握,推动了戏曲人物水墨画的发展,也为后来戏曲人物水墨画的兴起奠定了基础。

林风眠:中西融合 为中国戏曲画开辟了新路

林风眠

林风眠先生早年,像许多新文化运动者那样,是很鄙夷传统戏曲的。可是,过了20多年后,他辞去杭州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的教职,定居上海,受其同乡关良的影响,忽然喜欢起旧剧来了。当时林先生在关先生的怂恿下,常常到大世界去看京剧,不料从此迷恋上戏曲,不论京、昆、越、锡等剧,只要有好剧团演出他便过去看,而且开始作戏曲人物画。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