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概要:“墨与瓷巧妙融合,最能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雅致与韵味。”刘贵永指着身后一件瓷盘侃侃而谈。
“墨与瓷巧妙融合,最能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雅致与韵味。”刘贵永指着身后一件瓷盘侃侃而谈。
一身黑衣中式上衣,刘贵永身后摆满了各式瓷器。贴近观详,才看得见瓷器上那墨与水的流转,传统水墨画云山雾霭、草木华兹皆可用此表现,一柜子的瓷器散发着幽幽的文化气息。
墨二十年前,刘贵永便开始作水墨画,是依照传统画山水。他的山水画作品技法自然,用色绚烂,艳而不媚,雅而不俗。尤其是创作的系列山水画《秋韵》及《观云》,得益于清华美院教授韩墨的真传,注重色墨交融、线面构成和色彩情感表达,将色彩的明丽绚烂品质发挥到了极致。确实,在刘贵永的山水画中有红艳的枫叶、缥缈的云雾、皑皑的白雪、如茵的芳草、湿润的泥土、茂密的森林。远处,青翠的山峦向前方延伸开去,近处,可以看到围着木栅栏的房舍,潺潺的溪水,画面富丽清新。
“中国山水画家多如繁星,最终脱颖而出者却寥寥无几。”这让刘贵永感觉到画山水画,并不怡然自得。因早年从事广告设计,笔下飞龙无数。龙文化上下八千年,源远而流长,是中国文化的突出符号。然而,在中国当代艺术中,与龙有关的作品少之又少。
“不如沿着画龙的这条路上,或许能找到艺术突破。”灵光一闪的刘贵永,一画就是七年。艺术创作,其实是一个寻找的过程——寻找恰切的艺术语言表达自己的认识和感受。这个过程很艰难,因为是在寻找自我,世间最难的事情莫过于认识自己。只有寻找和发现到了独特个性的自我,心性方能畅快表达。
创作期间,刘贵永曾闭门三个月,一口气创作出60多幅与龙有关的绘画作品。然万事有易有难,有顺有逆。在遭遇创作瓶颈之时,他辗转了峨眉山、泰山、九华山、北京等地,从古时石刻、石雕、玉器、金器、壁画中汲取着灵感。
纵观刘贵永的百龙图,或是威武矫健,或是隽永秀美,或是神秘飘逸,可更多的是气势磅礴的枭龙、战龙,大多是霸气外露。而对于画龙,刘贵永有着自己的艺术理念:“我们先祖创造了龙的艺术形象以后,在陶器、青铜器、玉器等多个载体上,绘出了千姿百态龙的形象。我所创作出的龙,在继承传统技法基础上,融入现代语言和气息。用当代笔墨,重塑中华图腾的新姿。”通过写意的线条和大面积的色块构成的一种极为特殊的绘画语境,刘贵永赋予以龙更深的含意。“现代的龙更应该是色彩艳丽,造型饱满,刚健有力。这与时代的气息相统一,表现现代人的中国梦,中国人的精神,这是时代发展的印记。”
正是凭着多年来对绘画的热爱及孜孜以求,刘贵永的绘画作品在省内乃至东北地区都小有名气。尤其笔下的飞龙,画风强劲有力,千变万化,再加以海水、闪电等气氛衬托,突显作品恢宏气势、超凡脱俗,这是他在继承和发扬传统技法的同时处处流露出现代风格,更为方家所认可。2012年1月,他的15幅作品入选龙年《中国神龙》集;同年,由其创作的绘画作品《畅游天地》在中国书画社主办的“龙飞凤舞十二生肖全国中国画年度大赛”中获得了优秀奖;2013年12月,他的另2幅作品入选第三届全国九城艺术联展;翌年,参加广州《中国梦春风颂》纪念“邓小平南巡讲话22周年”中华龙书画大展获得一等奖。海外出版社曾为刘贵永出版水墨画集《龙道》,天津杨柳青出版社则为其出版了《彩墨龙技法》。
瓷画家多半都恋物,刘贵永也不例外。在现代,器物之美,是真切之美。第一次用水墨在器物上作画是2008年。刘贵永南下路过景德镇,恰逢瓷器展示会。这里是瓷器的海洋,瓷器工艺及精湛程度都堪称一流,同时汇聚了全国最优秀的画师和艺人,让刘贵永大开眼界。他在景德镇连住了一个多月,仔细琢磨瓷器上的水墨画。
水墨?瓷器?
这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北方并不盛产瓷器,辽宁省内以瓷器作画者更无别人。普遍认为,瓷器文化气息不浓郁之地,以器物为中心角色,不如在宣纸上画山水、花鸟更能获得认同。质疑之声此起彼伏,丝毫未动摇刘贵永艺术创作方向。“上个世纪,中西文明交汇于一时,中国画也迎来了大变革时期。以瓷器为模板,将墨韵的香,画韵的情,诗韵的美融入进来,形成了独特陶瓷艺术。品质好的艺术陶瓷,可作为馈赠重要宾客礼器,也更能体现赠者的文化品位。”刘贵永说。几年来,他多次到景德镇,拜瓷器名家为师,学习制瓷技艺。
瓷器上绘画又给刘贵永绘画提供了新的载体,两者相辅相成,互相渗透,赋予了他绘画创作的冲动和灵感。特别是青花瓷上的龙,至明清以后形象单一,甚少变化。现代的龙应该色彩艳丽,造型丰满、刚健有力,与时代的信息相统一。刘贵永提起毛笔,用水墨在白瓷长颈瓶上作画,器物再次成为国画的主题和载体。他一笔又一笔,淡妆浓抹地绘画出凤凰山名景“振衣千仞”,其美感效果令人叫绝,达到“笔墨纷披,苍茫简远”的艺术境界。作品远中近景层次分明,立体感极强,散发浓郁的文化气息。如果说水墨画是意象与境界的高度统一,那么瓷器入画表现出更纯粹的美术概念和技艺。
“将家乡美景绘于瓷坯上,再罩以透明釉,入窑高温焙烧而成,使器皿呈现美丽的青蓝色,青花蓝白相间的素雅,与辽东青山碧水有着自然吻合。”刘贵永指着绘有凤凰山云海的“将军瓶型”,但见画面精心布局,以通景构图配合精妙留白,淋漓尽致地将水墨山水技法与陶瓷技法完美融合,再现了凤凰山雄美奇幽景色:画面峰峦迭起、势伏雄强、云雾缭绕,近树苍苍、疏密有致、溪山深远,远景近物各得其间。将绘画艺术和烧瓷艺术巧妙结合,刘贵永创作了大量的精美的瓷器绘画作品。
2011年8月,刘贵永青花作品《锦绣丹东》在黑龙江第三届工艺美术精品展获金奖;同年9月,其青花作品“北方瓷都怀”获中国美术陶瓷技艺术赛银奖。
涉千山万水,画天地真情。为更好体现青花瓷辽东山水灵气,刘贵永踏遍了家乡的一山一水。所谓逍遥游心,就是“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合一”,于山川自然中游于山水的心灵愉悦中。
心谈及自己的创作动力,刘贵永坦言,幼儿时期缘于喜爱,把绘画当成乐趣;青年时期,从美校毕业后,便把绘画当成了谋生手段。帮人做广告设计,也兼室内设计,但心里头是一直想画画的。如今已是不惑之年,绘画则成为生命中不可割舍的部分。倘若画不出几幅好的作品,便有虚度此生之感。
为了更好从事绘画创作,刘贵永在家附近寻了一处僻静之所。室内除一桌一椅,皆是笔墨纸砚及各式瓷器。很难想像,在这样封闭的空间里,刘贵永是怎样的笔耕不辍。
最初的刘贵永什么都画,几块钱一张的宣纸、几十块一张的水彩纸,他一沓沓往家买。水墨水彩油画,山水人物花鸟,同时开工。渐渐地,他只画龙,再后来,用器物作画。它们让他安静。如今的他,专心只做两件事——做一个父亲,和一个画家。
刘贵永习惯于夜间创作瓷与画,“白天还要忙于生计”,他笑称,美院研修班开学了,这是我难得的学习机会,不能缺课。学习完后,还要再转到景德镇,与瓷器名师切磋交流。别人视为辛苦,而他看成甘露。“莫羡牡丹称富贵,却输梨橘有余甘”他喜欢齐白石所说。“不叫一日闲”更是他奉为的至理名言。
用瓷作画,让刘贵永艺术天地越走越广。“目前,我创作出了一百多件陶瓷作品,其中60余件作品描绘家乡凤凰山及其周边山水,10多件作品是青花中国龙系列,10件作品为清华宁勤征陶瓷艺术高研班学习期间的作品。我想在7月份左右办‘艺术陶瓷展’,说实话,这毕竟是放弃了宣纸这种传统媒介,但呈现出来的视觉语言却融合了油彩、水彩与彩墨等多种因素,特想与行家交流。”
“孔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每个人对于道的理解就在他的工作之中,如同庄子的庖丁解牛。”刘贵永自问。
“人生就是一个求道——体道——得道过程,最终达到了笔墨生命修证的境界。”刘贵永说,“我基于对绘画的喜欢,才在‘道’过程上乐此不疲。”

墨与瓷巧妙融合,最能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雅致与韵味。刘贵永指着身后一件瓷盘侃侃而谈。

一身黑衣中式上衣,刘贵永身后摆满了各式瓷器。贴近观详,才看得见瓷器上那墨与水的流转,传统水墨画云山雾霭、草木华兹皆可用此表现,一柜子的瓷器散发着幽幽的文化气息。

二十年前,刘贵永便开始作水墨画,是依照传统画山水。他的山水画作品技法自然,用色绚烂,艳而不媚,雅而不俗。尤其是创作的系列山水画《秋韵》及《观云》,得益于清华美院教授韩墨的真传,注重色墨交融、线面构成和色彩情感表达,将色彩的明丽绚烂品质发挥到了极致。确实,在刘贵永的山水画中有红艳的枫叶、缥缈的云雾、皑皑的白雪、如茵的芳草、湿润的泥土、茂密的森林。远处,青翠的山峦向前方延伸开去,近处,可以看到围着木栅栏的房舍,潺潺的溪水,画面富丽清新。

中国山水画家多如繁星,最终脱颖而出者却寥寥无几。这让刘贵永感觉到画山水画,并不怡然自得。因早年从事广告设计,笔下飞龙无数。龙文化上下八千年,源远而流长,是中国文化的突出符号。然而,在中国当代艺术中,与龙有关的作品少之又少。

不如沿着画龙的这条路上,或许能找到艺术突破。灵光一闪的刘贵永,一画就是七年。艺术创作,其实是一个寻找的过程寻找恰切的艺术语言表达自己的认识和感受。这个过程很艰难,因为是在寻找自我,世间最难的事情莫过于认识自己。只有寻找和发现到了独特个性的自我,心性方能畅快表达。

美高梅官方平台网址,创作期间,刘贵永曾闭门三个月,一口气创作出60多幅与龙有关的绘画作品。然万事有易有难,有顺有逆。在遭遇创作瓶颈之时,他辗转了峨眉山、泰山、九华山、北京等地,从古时石刻、石雕、玉器、金器、壁画中汲取着灵感。

纵观刘贵永的百龙图,或是威武矫健,或是隽永秀美,或是神秘飘逸,可更多的是气势磅礴的枭龙、战龙,大多是霸气外露。而对于画龙,刘贵永有着自己的艺术理念:我们先祖创造了龙的艺术形象以后,在陶器、青铜器、玉器等多个载体上,绘出了千姿百态龙的形象。我所创作出的龙,在继承传统技法基础上,融入现代语言和气息。用当代笔墨,重塑中华图腾的新姿。通过写意的线条和大面积的色块构成的一种极为特殊的绘画语境,刘贵永赋予以龙更深的含意。现代的龙更应该是色彩艳丽,造型饱满,刚健有力。这与时代的气息相统一,表现现代人的中国梦,中国人的精神,这是时代发展的印记。

正是凭着多年来对绘画的热爱及孜孜以求,刘贵永的绘画作品在省内乃至东北地区都小有名气。尤其笔下的飞龙,画风强劲有力,千变万化,再加以海水、闪电等气氛衬托,突显作品恢宏气势、超凡脱俗,这是他在继承和发扬传统技法的同时处处流露出现代风格,更为方家所认可。2012年1月,他的15幅作品入选龙年《中国神龙》集;同年,由其创作的绘画作品《畅游天地》在中国书画社主办的龙飞凤舞十二生肖全国中国画年度大赛中获得了优秀奖;2013年12月,他的另2幅作品入选第三届全国九城艺术联展;翌年,参加广州《中国梦春风颂》纪念邓小平南巡讲话22周年中华龙书画大展获得一等奖。海外出版社曾为刘贵永出版水墨画集《龙道》,天津杨柳青出版社则为其出版了《彩墨龙技法》。

画家多半都恋物,刘贵永也不例外。在现代,器物之美,是真切之美。第一次用水墨在器物上作画是2008年。刘贵永南下路过景德镇,恰逢瓷器展示会。这里是瓷器的海洋,瓷器工艺及精湛程度都堪称一流,同时汇聚了全国最优秀的画师和艺人,让刘贵永大开眼界。他在景德镇连住了一个多月,仔细琢磨瓷器上的水墨画。

水墨?瓷器?

这是一个大胆的想法。北方并不盛产瓷器,辽宁省内以瓷器作画者更无别人。普遍认为,瓷器文化气息不浓郁之地,以器物为中心角色,不如在宣纸上画山水、花鸟更能获得认同。质疑之声此起彼伏,丝毫未动摇刘贵永艺术创作方向。上个世纪,中西文明交汇于一时,中国画也迎来了大变革时期。以瓷器为模板,将墨韵的香,画韵的情,诗韵的美融入进来,形成了独特陶瓷艺术。品质好的艺术陶瓷,可作为馈赠重要宾客礼器,也更能体现赠者的文化品位。刘贵永说。几年来,他多次到景德镇,拜瓷器名家为师,学习制瓷技艺。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