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美术界的“参天大树”

内容概要:在阳光灿烂的6月的一天下午,记者走进老美院深处刘依闻的家中,95岁高龄的他坐在轮椅上笑脸相迎。这位在湖北美术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正如他的晚辈们对他的评价:低调朴实、和蔼可亲。
在阳光灿烂的6月的一天下午,记者走进老美院深处刘依闻的家中,95岁高龄的他坐在轮椅上笑脸相迎。这位在湖北美术界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正如他的晚辈们对他的评价:低调朴实、和蔼可亲。
梳理湖北近代美术史,刘依闻可谓湖北美术教育的参天大树。无需赘述他的影响力,列举出赵无极、吴冠中、朱德群等同学,以及唐小禾、尚扬、徐勇民、曾梵志等学生名字,就能知其一二。可他却不断强调自己一生太平淡,并无太多闪光之处。
人物名片 刘依闻
生于1919年,湖北汉阳人。湖北美术学院教授,曾任湖北省美术学院副院长。1941年毕业于国立艺专油画专业,留校任教,一直从事高等美术教育。油画《老妇》、《画家与其妻》入选全国美展,1946年在武汉举办个人油画展,《景颇族少女》入选1964年全国美展,《丝绸之路》、《母女俩》入选1989年巴黎国际美术联展,同年在巴黎国际艺术城举办个人作品展览,2003年《青桃》入选湖北省第二届油画展及第三届全国油画展。主编专集《中国高等美术学院素描集》,获全国优秀畅销书奖。撰有专论《我的美术教育之路》等。
身为“富二代” 无悔投身艺术
刘依闻1919年11月出生在汉阳县农村,父亲曾是放牛娃,后靠忠实守信的人品,在商业上取得不小的成绩。刘依闻的叔父是个精读“五经四书”的知识分子,在叔父的影响下,他自幼熟读书史。
15岁那年,刘依闻父亲过世。身为“富二代”的刘依闻,并未遵循长辈的期望,子承父业经营家产。次年,他考入武昌艺专附中,师从留洋归来的著名画家唐一禾。时隔多年,刘依闻对我国艺术教育界的先驱唐一禾记忆犹新,“那个时代,他的教学方法很前沿,带着我们到外面写生,希望我们自己能够创作。同时十分有针对性,对每个同学按照各自的优缺点进行指导”。刘依闻说,唐一禾教学十分严格,但给他们后来的艺术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38年,因战乱刘依闻颠沛流离至宜昌,恰巧遇到著名画家常书鸿代表国立艺专来招生。刘依闻顺利考入国立艺专西画系,师从关良、常书鸿、吕霞光等名家。在同辈学生中,他和朱德群、赵无极、吴冠中、闵希文等人被称为当时国立艺专最杰出的学生。
手拿油画笔 最喜底层人民
刘依闻的创作生涯中,他和文豪郭沫若的一段情谊被津津乐道。1942年,刘依闻在国立艺专留校任教,他的人物肖像已经小有名气。经李可染引荐,他给郭沫若创作肖像。当时,刘依闻每天上午到郭沫若家里写生,历时一周,作品完成。郭沫若十分高兴,即兴题了一首诗,后又书写成一条屏相赠。解放后,刘依闻到郭沫若家里拜访,这幅画依旧保存完好。
在学校里,刘依闻以画人物见长,尤其是喜欢画最底层的人们。湖北美术学院教授方长江在《刘依闻油画民族文化性浅探》一文中提及,刘依闻在国立艺专时就颇有名气。那时候,只要他走上街头或到农村写生,就会被做苦力的、乞讨的、挑柴卖菜的、干活的农民所包围。他们喜欢刘依闻的画,而他的画也常被绘画对象要走。这在当时的很多同学看来,是把“时髦”的油画画“土”了,可刘依闻却不以为意。在1941年的毕业展上,当时国民政府教育部负责人参观完画展后,还了刘依闻的两幅静物作品。
同门皆大师 法国再续前缘
朱德群、赵无极、吴冠中,如今都是蜚声国际的艺术大师,也因同样的留法背景,被外界誉为“法兰西三剑客”。
刘依闻回忆,朱德群和他同班,赵无极高他们一届,吴冠中则低一届。但在校园中,志同道合的几位青年才俊,彼此都很要好,时常一起交流。而他们的情谊也延续了半个多世纪。
1964年,他们的老师、著名画家吕霞光在法国捐款50万法郎,建立了中国画室,专门供中国来法学习进修和研究西方艺术的中国画家学习、工作之用。1989年,年逾七旬的刘依闻,在吕霞光和朱德群的联名写信推荐下,赴法国巴黎“吕霞光画室”及欧洲访问考察。
在法国的半年期间,刘依闻见到了他40多年前国立艺专的老师吕霞光和同学赵无极、朱德群,开始了为时半年的欧洲艺术之旅。
刘依闻回忆,和赵无极相见还有一段趣事。彼时赵无极在法国已经声名远播,家里拜访的客人络绎不绝。刘依闻打了数次电话,无人接听。直到有一次,赵无极的儿媳来到刘依闻展览上,经人介绍后,刘依闻对她说:“你就说当年国立艺专的刘大胡子,他就知道是谁了。”果不其然,第二天,赵无极就和刘依闻相见了。
基础是关键 抽象先要写实
在法国期间,刘依闻的油画《丝绸路上》、《藏族牧女》参加了巴黎艺术国际城主办的美术联展,随后,他又在巴黎成功举办了个人油画展。同时,刘依闻还赴意大利、德国、比利时、瑞士、荷兰等国进行了学者访问和文化交流。
他也常常和朱德群、赵无极在一起交流。尤其是多次谈到朱德群抽象风格的形成。“朱德群也是由写实演变到抽象的,他说学生必须先要写实,然后根据对形象、色彩、人物动向等各方面了解体会,再搞抽象才有成就。”刘依闻说,他发现当下很多画家不好好把基础打牢,却贸然刻意追求抽象,只能说适得其反了。这个问题,刘依闻和赵无极也探讨过,赵无极也表示,如果不把事物的形象色彩、精神面貌理解透彻,画出来的东西就没有生气。
而就在这两年,刘依闻当年国立艺专的同学们相继去世。虽然皆是高龄,但刘依闻依旧感慨万千,回忆往事,唏嘘不已。
桃李满天下
至今还叫刘爹爹从1946年受聘于武昌艺专,到后来和杨立光组建湖北教育学院美术系、湖北艺术学院、湖北美术学院,刘依闻可谓一生都扑在湖北美术教育事业上。刘依闻先生早已是桃李满天下,他的学生冯今松、唐小禾、陈立言、魏杨、尚扬、徐勇民、石冲、曾梵志等,都先后成为我国美术教育事业和美术创作领域的中坚力量。
刘依闻也还记得,当年曾梵志从湖北美术学院毕业时,举办个展。在那个年代背景下,曾梵志的裸体画作是否应该展出,引起了争议。作为老前辈,刘依闻站出来支持曾梵志,最终,这些“不雅”作品在展厅外得以呈现。曾梵志至今对刘依闻十分敬重。
退休后的刘依闻,常常漫步校园,在湖北美术学院,刘依闻几乎是逢展必看,并以他的学识形成鲜明且宽容的评价。
而不管是徒弟辈,还是徒孙辈都愿意亲切地称他为“刘爹爹”。直到去年,他因意外骨折,才不得不身居家中不再外出。但轮椅上的刘依闻依旧精神矍铄,生活规律。早上五六点起床,先看报纸,吃完早饭,再画会儿画,中午休息后还继续画画,晚上会准时看新闻。

美高梅游戏官网赌场 1

美高梅游戏官网赌场,朱德群

朱德群在国内并不是耳熟能详的名字,相比于他的老师林风眠、他的同门师弟吴冠中,朱德群只能说是名声在外他是法兰西学院艺术院200多年来第一位华人院士。他的名字最近一次出现在国内媒体,是因为3月26日傍晚,胡润艺术榜发布了2013年度公开拍卖市场作品总成交额排名前100位的中国在世艺术家,其中油画家朱德群排名第二。然而,当天凌晨,朱德群在巴黎去世,享年94岁。

朱德群原名朱德萃,1920年出生于安徽萧县(当时属于江苏),祖父与父亲都是医生,都热爱书画,家中收藏的字画便成了他的启蒙教材。1935年,15岁的朱德萃中学还没毕业,借了堂兄朱德群的毕业证,报考杭州国立艺术专科学校(现为中国美术学院,以下简称国立艺专),从此开始了人生的艺术之行。

彼时的国立艺专,校长是林风眠,教师有潘天寿、吴大羽、常书鸿等名家,后来被誉为法兰西三剑客的赵无极、朱德群还是刚入校的学生,吴冠中甚至还没进门。而如果没有朱德群,也许吴冠中就不会成为一个载入史册的画家,而是一个平庸的工程师。

朱德群和赵无极同年入校,少年心性的他在军训中结识了比自己大一岁的吴冠中,两人常在一起玩儿。吴冠中当时念的是浙江大学电机科,但喜欢画画,于是朱德群就撺掇好友弃工从艺,跟他一起念国立艺专。就这样,1936年,吴冠中成了比朱德群低一届的校友。

当时国立艺专的教师中,以教油画的吴大羽威望最高,不仅学问好,还长得靓、穿得帅,是学生心中的男神。朱德群对他的记忆是:大黑边的近视眼镜、灰黑叉肩斗篷大衣、瘦小的裤脚,走在教室地板上发出咚咚的声音。吴老师对有天赋又用功的学生格外热情,于是朱德群和吴冠中每天都作伴去西湖边写生,一画就是四五张,因为吴老师一天看不到他们的画,就会很失落。

林风眠一直在国立艺专推行西化艺术运动,以期改革中国艺术,虽然因为时代原因屡战屡败,但也影响了一批学生,其中就包括朱德群、赵无极、吴冠中。毕业后,三人相继留学法国,在与西方美学的碰撞融合中,将中国艺术带入了一种新的可能,成为三位被历史记住的艺术家,并被冠以法兰西三剑客。

曾有人问三人的关系究竟如何,朱德群说:我们是好友。至于怎么个好法,他说没有形容词,好友就是好友。

后来,吴冠中回国,朱德群和赵无极留下了。直到1979年,朱德群曾经的老师、时任中国美术馆馆长的刘开渠带着一个雕塑代表团访问法国,朱德群才和祖国重新联系上。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