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家 & 经销商:海利-纳哈迈德专访

内容概要:1876-1917年间被称为“美国的文艺复兴”,它也被称为的黄金时代,而且因为美国财富过度展示于世,也被称为“镀金时代”。
1876-1917年间被称为“美国的文艺复兴”,它也被称为的黄金时代,而且因为美国财富过度展示于世,也被称为“镀金时代”。对于欧洲私人和公共美术馆来说,美国文艺复兴或者黄金时代意味着庞大的艺术品流出。艺术品外流即从英国人祖上的艺术品转移到美国的百万富翁那里,这种外流在1909年到1910年达到了高峰,这一年出口的艺术品价值达到了一百万英镑,英国公众也曾筹资从伦敦的国家美术馆购买油画,只为为了阻止向美国百万富翁销售艺术品,然而,这根本没能阻止从欧洲向美国的艺术品狂流。
欧洲艺术品流向美国的过程可以说是一种演化进程,它是一种社会规范、市场和价值、习惯和国际惯例综合作用下的结果。然而,这种演化过程有一些风云人物主导,即那些代表经验、成功或曾经失败的名人。很多重要艺术经销商参与了欧洲-美国艺术品流动。在众多的竞争对手中,纽约的诺德勒,巴黎的吉姆佩尔,纽约的韦尔斯坦,顶级艺术品经销商约瑟夫·杜威恩是首屈一指的操盘手,杜威恩以“在所有时期内最为优秀的艺术经销商”而取胜,他对艺术品流到美国起到了关键作用。
纽约沙龙家中的杜威恩一家,由杜威恩最喜欢的艺术家,约翰·拉维利爵士所作。画中的两条狗可能是道具(图片取自维基百科)。
杜威恩家族
杜威恩家族里最为著名的三个人物是:创始人约尔,约尔的弟弟亨利,约尔的大儿子约瑟夫。约尔·约瑟夫·杜威恩始建了这项生意,他是一个西班牙系犹太人家庭出身的荷兰移民,这个家族有着漫长的买卖艺术品和装饰品的历史,而且只对艺术品感兴趣。
大约1867年,约尔·杜威恩开始了文物生意,主要销售代尔夫特陶器和家具。九年后,约尔的夫人罗斯塔和他的孩子们搬到了伦敦,他在苏豪区开了一家文物店,三年后搬到了牛津街,后来又搬到了老邦德街。这是伦敦的高档地区,这个地方主要经营古董家具和装饰性挂毯和银器。与英国的皇家贵族有特殊的联系。后来约尔的文物店就发展为广泛分布的家族企业了。1877年,约尔派他的小弟弟亨利去美国纽约建立分店,过了几年后,亨利叔叔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专攻瓷器、法国家具和挂毯。亨利最好的和关系最长久的客户就是杰出的银行家约翰·皮尔庞特·摩根和百货巨头本杰明·阿特曼。
杜威恩家族中最杰出的是杜威恩的儿子约瑟夫·杜威恩(1869-1938),约尔·杜威恩生了15个孩子,其中三个在童年时夭折,他观察他的八个儿子,在他自己的企业里受训学习。杜威恩的大儿子约瑟夫加入了他父亲在伦敦的企业,后来被送到他叔叔亨利那里做学徒。
一直到1938年约瑟夫去世的半个世纪中,杜威恩兄弟公司一直作为欧洲卖家和美国买家的媒介,主导着艺术品市场。有三分之一的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在美国,最好的意大利油画中的75%是通过杜威恩,由美国家买进的。后来约瑟夫将生意交给了他的三位前助手,其中福尔斯获得了其他两位的产权,并一直经营到1964年,之后将公司卖给了诺顿·西蒙。
约瑟夫·杜威恩
约瑟夫从来不吃红肉,只喝一点点红酒,从不沾烈酒。吃得很少,喜欢以冷鸡肉和水果作为午饭,鸟蛋和鸟作为晚饭。他唯一的坏习惯是抽烟,而且只对哈瓦那雪茄感兴趣。他穿着非常完美讲究,丝绸衬衫,浆过的白色袖口,在硬邦邦的袖口上面用铅笔记事。
约瑟夫·杜威恩在跟着亨利叔叔学习期间,因为需要更多更深的知识,他请教专家,其中一位是柏林的威廉·冯·博德,他是伦勃朗作品的权威。除了与专家们交流,约瑟夫喜欢参观艺术美术馆。像他的父亲一样,他对鉴定高质量艺术品有独特的“杜威恩眼”。然而,他拒绝销售当代艺术家的油画作品,他从来不想销售1800年以后的作品,因为19世纪艺术家的多产会干扰杜威恩独特的“稀缺经济”。
在他职业生涯的早期,他发现美国人有大量的钱而欧洲人有大量的艺术品,他觉得他的使命就是作为中间人将这二者匹配起来,并从中获得高额报酬。这个战略非常成功,最后他成为了欧美艺术界的领导人物之一。1919年他授勋为爵士,1933年,乔治五世国王授予他米尔班克的杜威恩勋爵,随后他成为伦敦国家艺术博物馆的托管人。

美高梅游戏官网赌场 1

伦敦的海利-纳哈迈德与毕加索很少面世的作品Harlequin with Flowers

相关链接:

苏黎世美术馆将展低调大藏家呐哈德收藏

纳哈迈德家族近年来已经成为最有实力的艺术收藏世家之一。福布斯目前对该家族的资产估价为30亿美元,当然这还只是保守的估计。尽管如此,尽管他们总是在各大拍卖场上坐在显眼的前排,但他们对自己私人收藏的作品范围总是相当低调。而现在,这个以摩纳哥为基地的家族准备将其公之于世了:他们将在苏黎世举办一场收藏展,展出作品大部分都是毕加索、莫奈、达利、米罗、马蒂斯、雷阿诺等名师大作,这些作品之前从来没有同时出现在一场展览之中。为了纪念这场展览,海利纳哈迈德(Helly
Nahmad)接受了《艺术报》的采访,这是他首次接受个人访问。

纳哈迈德家族祖籍是叙利亚阿勒波,银行家希勒尔纳哈迈德(Hillel
Nahmad)在这里一直居住到二战之后。随着1947年反犹太人暴力运动的爆发,希勒尔搬到了黎巴嫩贝鲁特;60年代早期,当贝鲁特的形势也变得艰难起来时,他带着他的三个儿子约瑟夫、以斯拉以及戴维搬到了米兰。结果这三兄弟全靠艺术赚了大钱。随着70年代红色旅(Red
Brigades)恐怖组织的出现,米兰也变得不那么安全了,于是他们又决定举家搬迁。这一次,约瑟夫和以斯拉搬去了摩纳哥,而戴维搬去了纽约。以斯拉和戴维都有一个名叫海利的儿子,而他们又分别创立了两间名字相同的画廊Helly
Nahmad画廊。伦敦的Helly
Nahmad画廊是由以斯拉的儿子在1998年创立的,而纽约的Helly
Nahmad画廊则是由戴维的儿子接管了自己的Davlyn画廊之后创立的。两间画廊处理的艺术家作品基本上一样19世纪晚期到20世纪中期欧洲现代主义大师的作品。

家族收藏这种现象很常见,但纳哈迈德家族的与众不同在于他们的藏品都是由不同的分支购买、但却可以被看作是一个独立的整体。他们各自的家中只挂着为数不多的几幅藏品,90%左右的藏品都被保存在日内瓦机场专门的艺术品储放设施中。由于这些作品都是属于经销商的,因而有人对它们究竟应该被看作是私人收藏还是画廊股份感到迷惑。不过伦敦的海利纳哈迈德确认为这两者之间还是有非常明显的区别。

Martin Bailey:说你们家族行事神秘不过分吧?

美高梅游戏官网赌场,Helly Nahmad:神秘和保持低调之间还是有区别的。

Martin
Bailey:为什么你和你的堂兄弟会以同一个名字分别开办两间不同的画廊,甚至还着眼于同一批艺术家?这难道不会让人们觉得迷惑吗?

Helly
Nahmad:这在过去的确给我们带来了不少麻烦,不过现在情况已经好多了。尽管我们关注的是同一批艺术家,但我们有不同的品味。大西洋两岸的艺术市场也是截然不同的。欧洲人更喜欢有挑战性的作品;而在美国,人们更偏爱那些已经获得了认可的作品。

Martin
Bailey:那么从基本上来说,你覆盖的是欧洲市场,而你的兄弟覆盖的是美国市场?

Helly
Nahmad:可以这么说。我基本上没有来自美国的客户,因为我个人很不喜欢没有家人陪伴的独自旅行。而欧洲人与美国人做生意的方式很不同,人们总是喜欢和与自己来自同一文化领域的人做生意,过程会更加舒适。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