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概要:赵贵元先生为陕西省汉中人。汉中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在夏商时期称梁州,就为中国的九州之一,两汉三国文化底蕴厚重,自然风光独特秀丽,素有“秦巴天府”之称,又有“汉家发祥地,中华聚宝盆”之美誉。
赵贵元先生为陕西省汉中人。汉中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在夏商时期称梁州,就为中国的九州之一,两汉三国文化底蕴厚重,自然风光独特秀丽,素有“秦巴天府”之称,又有“汉家发祥地,中华聚宝盆”之美誉。
赵先生早年入伍,转业后考入于西安美术学院,曾任陕西省美中油画雕塑院副院长、汉中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现为汉中市国画院副院长等职务。纵观赵贵元先生的艺术道路,可以说,他是一个全能型的艺术家。早期以油画、水彩画行世,也涉及到雕塑和设计等方面,并承担着大量的组织当地美术创作、美术教育和美术工程等社会活动。其作品多次入选国内外及省市各类大展,并有不少获奖,其油画、宣传画、水彩画等大量发表在各种报刊、专业杂志并入选画集中。
新世纪以来,和很多早年从事西画创作的艺术家一样,赵贵元先生开始侧重于中国山水画探索。在中国传统的文化中,游山乐水的大陆文化意识;以山为德、水为性的内在修为意识;以小观大、咫尺天涯的视觉意识,一直为中国山水画演绎的中轴线。中国山水画自唐而元,历经三度变法,历经800余年,形成了以禅、道为立境,以诗义为喻示,以三远为空间,以皴擦为笔墨,以自然为观照,以心源为师法的一个完整的表述体系。可以说,山水画是中国传统绘画最为厚重的沉淀。
2005年后,中国山水画创作成为赵贵元先生绘画创作的主要方式,在观赏其全部作品后,我深深被他近年创作的山水画打动!虽则油画是赵先生的本行,但他一直关注着当代中国画的发展,皆缘于他与方济众先生的忘年之交。上世纪60年代在西北崛起的长安画派,提出了“一手伸向传统,一手伸向生活”的艺术主张,对当时的中国画创作产生过重要影响。方济众先生作为长安画派的代表人物之一,其艺术特点是将现实生活导入田园诗情化的艺术感受之中,从而变革了传统山水模式的格局,将传统山水画变化为以现实生活形象为特征的朴素亲切感人的田园山水模式。上世纪文革后期方济众先生下放在到汉中市群艺馆工作,使得西安美院毕业后回到汉中工作的赵贵元有幸与当时已声名显赫的方济众先生成为了隔壁近邻,耳濡目染这位大师山水田园画派的创作过程,为其后来的中国山水画创作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艺术寻根,皆植于故土。我们不难看出,陕南的历史遗存、文化形态、社会习俗、生产生活方式等对赵贵元先生的山水画产生的影响。他曾在自己画集的自序中说:“我喜欢画画,更喜欢走南闯北,踏遍千山,阅历人间百态的过程,从教的几十年中,经常与画友、学生一起写生、采风,既领略了自然风貌的变化,也研读了人文历史的变迁与脉动,成为一种宝贵的人生积累。中国地域广阔,东西南北,不同文化背景形成了不同的地域文化特征,即便是同一地区也因历史的变迁、山形地貌的特征形成各自独特的习俗,这不仅体现在地貌建筑上,还体现在风土人情的细节上,定要用心去体味这种文化的传承,方可感受艺术的大美。”由于早年的求学背景和生活的社会环境,加上他勤奋执着,使得赵贵元先生有丰厚全面的艺术修养和多方面的艺术创作实践。他一方面对西方绘画的图式和色彩的魅力有着剪不断的情结,另一方面是由于浓厚的传统文化情结,他特别重视对传统文化的研习和体悟,能够把握中国画内在的艺术精神以及深厚的传统笔墨功夫,在西体中用之路,用稳健的、循序渐进的方式从事着中国山水画的探索。
我们从他创作的《塞上秋色》、《汉水人家》、《西风?残月?故道》等作品中可以窥见,山石连皴带染是其重要的笔墨语言特色,形成笔力峭拔、墨色湿润、层峦叠嶂、秋壑深邃的独特艺术风格。这无疑是赵贵元先生重视写生,师自然造化的结果。他注重生活感受,为情而动,为情而写,注重吸取传统艺术精华,又不受传统清规戒律和他人的羁绊,敢于超越、锐意创新。从他不同时期的作品中,我们都可以发现,其作品虽然是以中国山水画表现形式为主体的,但时而也会出现以中国画笔墨表现的西方绘画的图式、甚至能将西方色彩观念巧妙植入,这正是他在创新探索过程中守护传统、开拓创新的见证。正是这种中西文化撞碰,情感矛盾交织的不断超越,最终形成了他现在的艺术样式和风格,从而推进了中国画的革新,丰富了中国画的艺术表现形式和笔墨语言。
我们通过具体分析笔墨语言的特色,可以看出赵贵元先生善于将笔墨和色彩的微妙变化与笔意结构融为一体,将飘忽闪现的西方色彩魅力通过笔意的力度和节奏自然融入,从中可以感受到他潜心研究中国传统山水之精髓和西方风景画所做的努力。其中同时隐含长安画派的风格。严格来讲,我们已不易看到明显的早年长安画派的典型的创作语言和图式,特别是那种繁杂、松散的笔法,大主题、大结构、理性的构架以及用色的慎微渐渐隐退,取而代之以内在人格的关照和精神境界的张扬、笔墨语言结构与主题诗性的强化。
赵先生在自己关于速写的文章中也写到:“取景、构图不必求大求全,可以忽略掉许多客观的方方面面而只画我感兴趣的东西,将他们移情移景局部放大,或只言片语小中见大,将视觉的美感和心灵体验置放在一个点上,亦能收到绝好的效果。”基于这样的认识,他在创作中更讲究骨法用笔的千变万化,讲究笔意收放的运动节奏和力度,强调中国画的“写”。从他的笔墨中,我们可以感受出“写”的生命运动节奏,那就是将“墨”与“色”、“形”与“意”、“神”和“气”贯穿在笔法和水墨的旋律中。画面中笔笔相抱、相拆,浓淡干湿相生、相斥,墨与色相互碰撞又相互包容。可谓色即是墨、墨即是色,墨中有色,色中有墨;自然中带出淳朴、厚重、天道自然的壮美,表现出色之明媚和华丽,墨之润泽和苍茫。它优美,却又有苦涩的意味;它优雅,却又有质朴的乡土气息;它简约,却又有用笔之精微;它生活气息浓郁,却又是心中之画。他强调笔意的生命节奏,墨与色的生命交合。这是经过精神洗礼,思想涅槃,灵魂彻底超越后才能达到的笔墨境界。从他作品的饱满构图、笔触结构、运笔节奏和镂金刻石的笔墨力度,可以看出他重气韵、形神和笔意的生命节奏,力戒刷、描、涂、抹的媚俗,很好地把握了壮美与苦涩,优美与甜俗的界线,并达到一个自己新的高度。
看赵贵元先生的画,似乎是在读中国画探索、创新的历史文本,观精神世界的图景,游弋诗意的精神家园。已届花甲的赵贵元先生对艺术的虔诚态度、忘我的探索和开拓精神让我充满深深的敬意美高梅游戏官网赌场,!赵贵元先生作为一个孜孜不倦的求艺者,艺术已经成为流淌在他生命里的血液,同时他还有贤淑的妻子和同样热爱艺术的女儿支持,因此,我有理由对他的未来有更高、更远、更好的期待!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