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概要:应该说,从艺与从教40多年来,杨健健是以其独有的“以不变应万变”的态度持守着她最初选定的艺术目标,而从未有过任何改变。翻检中国美术史,绘画屈服于政治,绘画屈服于权势,绘画屈服于经济,绘画屈服于潮流,比比皆是。
通常,在评论画家的艺术成就时,人们往往津津乐道于变量,如齐白石的衰年变法,也多以“艺术的真谛在于创新”来衡量艺术家的艺术水平。而对于守常,或评之泥古不化,或了无生机,以致于谈此色变。我们却非常乐意以杨健健教授的水粉写生画打破这个传统的看法,她以四十年如一日之“静物与花卉”的写生风格,颠覆了常人的一般认识。就象她的老学生们说的那样,杨老师爽朗的笑声,与四十年前没什么不一样。常量以成,变量以格。常量中,看的是一个人的坚持与耐力。所以,一个画家的成功并不单在其个性与风格,其中的坚守过程,也可最终化为风格,成就个人的艺术,也是值得我们研究的。杨健健的绘画经历与风格,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清晰而重要的样本。
杨健健,祖籍河南,1940年生。祖父杨勉斋为辛亥革命元老,与于右任先生为至交。父亲杨章武是日本早稻田大学土木工程系研究生,母亲牛文颖就读于燕京大学历史系,都是中共早期地下党员,解放前长期从事统战与情报工作。在这样的家庭中,杨健健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长辈对她的绘画爱好也多有鼓励,个性得以自由发展。15岁时她便考入西安美术学院附中,继而升入大学并于1961年毕业留校任教。在依山傍水的西安美院老校址树木蔽日、四季花开,她沉浸在这如诗如画的环境中,享受着大自然的滋养。既以花卉静物为水粉色彩写生教学示范的对象,又以它们作为自己表达美之心的创作途径,久而久之,杨健健的名字便在中国美术界与优美的水粉静物花卉融而为一了。从事教学与绘画四十余年来,不仅桃李满天下,有著名的设计师,著名的画家,著名的美术史论家,也有美术教育家;同时,她坚守自己的绘画之路,“吾道一以贯之”,形成了自己的绘画风格与语言。此外,杨老师的绘画也得益于他的丈夫谌北新先生。谌先生为国学泰斗沈尹默先生外孙,当代负有盛名的油画家之一,曾为中央美院“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成员,后来他以中国画大写意的理论为支撑,作笔触奔腾、色彩斑斓的“大写意油画”。这样的婚姻与家庭,加之良好的学院式教育,杨健健的绘画理念与艺术成就是可以想象的。概括她的绘画经历与绘画风格,我们提炼出这样两个关键词:守常,阳光。
应该说,从艺与从教40多年来,杨健健是以其独有的“以不变应万变”的态度持守着她最初选定的艺术目标,而从未有过任何改变。翻检中国美术史,绘画屈服于政治,绘画屈服于权势,绘画屈服于经济,绘画屈服于潮流,比比皆是。在她生活的时代和工作学习的周围,前三十年是各式各样的运动,以政治挂帅为核心,艺术为政治服务,许多人都卷入了时代的洪流,尤其到了“文革”这个极致时期,试看能有几人坚守?而后三十年,正是改革开放时代,经济大潮席卷神州,中国又迎来了商品至上的社会,在这样的情势下,试看多少画家放弃了坚守的理念,成为商品的奴隶,画品充满了铜臭而不觉。同时,在三十年来的中西方文化碰撞、融合之时,所谓的艺术流派风起云涌,又有几人能坚持原有的艺术理念?而作为教师的杨健健,做为画家的杨健健,外边的风云雷电好象并未有什么大的影响,一直坚守自己的教学示范式“静物”花卉。因此,从1961年毕业留校至今,不管是“文革”及其以前的“艺术为政治服务”的时代环境,不管是改革开放以后,西风袭来,形形色色的现代艺术形态冲击,也不管今日艺术市场化的诱惑,或权力至上等随时流而变迁的价值观,杨健健对于它们似乎并不存在,她依旧画她的,美轮美奂的水粉静物花卉。这样的例子,恐怕在全国也是惟一。
关于杨健健的画风,奚静之先生在《纸上风花》的序言中评曰“画如其人”。这句话的注脚,就是“阳光”二字,我们也乐意用这个词来评价她的画,一如她爽朗的笑声和朗朗的阳光心态,从传承来看,英语中“stilllife”最早指对摆放好的物品的写生,很少见到室外的近景花卉,这或许是莫奈笔下的荷花被称之为风景而非静物的原因。而杨老师似乎打破了这个惯例,她的水粉静物写生,除了描绘桌上、窗边、瓶中花卉和瓜果静物之外,更多的是现场对景完成的室外花卉写生,这些源自西方的水粉色和造型方法经她的二次创造,体现中国女性艺术家独特的情怀感受和艺术感知。贡布里希在《论艺术在线》文中曾说:“一切艺术都源于人类的心灵,出自我们对世界的反应……绘画应是一种积极的行为。”但观往昔画花者,常见借叹花惜花之名而抒悲凉之意,发孤愤之情。如“姚黄魏紫开次第,不觉成恨俱凋零。”,又如“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而杨健健离其径,叛其道,不作月下低吟,也不为霜中绝唱。其心在勃勃生机大自然,常于新雨方后,阳光明媚之时,于花圃幽径深处,拨开浓荫,赏玩佳卉。但见红英片片,黄华朵朵,紫蕙串串,素馨丛丛,其光华粲粲,含露欲滴,争奇斗艳,欲歌欲舞。正如她自己的表达:“我喜欢画花,更喜欢画盛开在大自然中的生机勃勃的花朵。阳光下月季娇艳,绿荫中蔷薇柔美,墙旁的秋菊,雨后的野卉,花朵的饱满,枝叶的婀娜……这一切如诗一般动人,无论是含苞待放或是绽蕾盛开,有时近于凋谢却也富神韵。面对着一簇簇,一丛丛的鲜花,触景生情,激发我的创作欲望。”她认为,“写生时既不能生编硬造,更不能全盘照抄。只有通过构图、色调、色彩、笔意来传达自己的感受与激情。”正是这样的艺术观,充分表达了她对中西美学思想的一个科学把握。她的作品侧重借物抒情,在忠实于对象的基础上进行艺术概括与提炼,精到之处能够表现出那充满汁液的花瓣的透明、柔嫩以及挺拔的枝杆和花叶的潇洒,仿佛感受到花的芳香;放松之处,似逸笔草草,却是气贯神通,其神妙处,在似与不似之间。观其画,似不经意,却恰到好处,率意落笔,极尽妍态。绝无刻板之嫌,也无主观臆造之弊。杨健健用纯净而丰富的色彩歌颂自然之美,风格写实。她着力表现自然景物的光影、形象和色彩,就中融入画家的情致灵性。她用大半生的精力和智慧热情,投入到自然与外光的色彩世界中,借着花卉静物写生将那个引诱了一代又一代画家们的斑斓色彩世界,勾画出无比优美的绘画来。置身于她笔下这一片生机盎然的花海之中,一股纯真、热烈、亲切的激情冲击着人们的视觉,此时的“静物”已不“静”,观者的心境瞬间变得振奋与欢快,高涨的情绪会激荡在心间。她的写生花卉,不仅让人们感受到了大自然的神奇造化,而且看到了生活中平时被掩盖、忽视的美好,看到了人的心灵与精神之美。
杨健健的静物写生作品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艺术魅力,如以南朝谢赫“六法”之“气韵生动”来形容最为恰当。她笔下的花,多为葱密茂盛,气氛浓烈。红则红火一片,黄则黄金四溢,目之所接,如饮仙醇,痛快惬意而醉人。
其美感在于充实,孟子所谓“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也。”“蕴思含毫,游心内运,放言落纸,气韵天成。”。这些花卉写生作品的艺术魅力来自何方呢?一自“写生”来。不管花卉亦或风景,在她的笔下都具有着旺盛的生命力,丰富的层次,绚丽的色彩和写意的笔触,将花的世界赋予了人的性格,寓真、善、美之情怀,这是临摹无法得到的。面对鲜活的对象和面对僵死的照片是很不一样的,这使观者更真切体会写生训练的实际意义。二是自“激情”来。一种精神内在的东西应是一种自然的流露,并非装腔作势。画家更多在于“养情”,“画品即人品”,静物画也是如此。她的作品大都是对景写生,春夏秋冬,风霜雨雪,她从未停止过画笔,勤奋的实践使她的作品充分地表现了不同花卉在不同光线和环境下所产生的微妙色调和气氛,观其画如临其境,具有浓厚的艺术情趣和强烈的感染力。她自己曾说:“无论大笔挥洒或是精细描绘,都要倾注自己的感情。”画家作画时的激情是画中花卉的生命。三是自“技巧”来。昔苏东坡有“技进乎道”之论,由“技”入“道”才为正途。而如今很少有人能真正理解“得于心,应于手。”“师心不蹈迹”的古训了,其原因就是对“技道两进”的理解出了问题。杨健健在四十余年的教书生涯中,练就了她一手熟练的花卉静物画技巧。使用水彩、水粉、丙烯、油画颜料,利用各种材料性能的长处,兼容并蓄,创造出一种颇具特色的绘画风格。同时,于教学相长之中,从工具材料的准备、调色运笔到写生的步骤示范,从色彩的明度、纯度、对比关系、透视关系到美学风格的举例分析,都有深入的认识,多有独到的真知灼见,这些技巧让她总能捕捉到花卉瞬间的本质之美,并排除自然状态的平庸因素,突出花的生命活力,也渗透着诲人不倦的教师良心。因而,她的水粉静物技法著作再版多次,深受教师与学生喜爱,一时成为美谈。
杨健健的绘画风格优美、明快,作品洋溢着乐观活泼的生动气息,正是这一位女画家的自我个性写照。当你有机会认识这位仪态祥和、聪颖、快乐的艺术家,欣赏她从画篮中捧出的一幅幅洒满阳光和生机的花卉静物作品时,一定会惊叹真是画如其人哪!艺品即人品,那寄寓在阳光与鲜花中的情感乃是画家的心性表白。一代绘画大家王肇民先生曾说:“作画,第一以格调胜,第二以功力胜,二者兼胜,乃可不朽。”这也正是杨健健的艺术总体考量,她的静物写生艺术远远的摆脱了一般粉画的审美规范,以自己阳光的心态画出了阳光般的艺术境界,当你有幸看到她画的花卉时,也一定有这样想法,这不就是一幅幅将百千种鲜花撒向人间的天女散花图么?

通常,在评论画家的艺术成就时,人们往往津津乐道于变量,如齐白石的衰年变法,也多以艺术的真谛在于创新来衡量艺术家的艺术水平。而对于守常,或评之泥古不化,或了无生机,以致于谈此色变。我们却非常乐意以杨健健教授的水粉写生画打破这个传统的看法,她以四十年如一日之静物与花卉的写生风格,颠覆了常人的一般认识。就象她的老学生们说的那样,杨老师爽朗的笑声,与四十年前没什么不一样。常量以成,变量以格。常量中,看的是一个人的坚持与耐力。所以,一个画家的成功并不单在其个性与风格,其中的坚守过程,也可最终化为风格,成就个人的艺术,也是值得我们研究的。杨健健的绘画经历与风格,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清晰而重要的样本。

美高梅游戏官网赌场,杨健健,祖籍河南,1940年生。祖父杨勉斋为辛亥革命元老,与于右任先生为至交。父亲杨章武是日本早稻田大学土木工程系研究生,母亲牛文颖就读于燕京大学历史系,都是中共早期地下党员,解放前长期从事统战与情报工作。在这样的家庭中,杨健健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长辈对她的绘画爱好也多有鼓励,个性得以自由发展。15岁时她便考入西安美术学院附中,继而升入大学并于1961年毕业留校任教。在依山傍水的西安美院老校址树木蔽日、四季花开,她沉浸在这如诗如画的环境中,享受着大自然的滋养。既以花卉静物为水粉色彩写生教学示范的对象,又以它们作为自己表达美之心的创作途径,久而久之,杨健健的名字便在中国美术界与优美的水粉静物花卉融而为一了。从事教学与绘画四十余年来,不仅桃李满天下,有著名的设计师,著名的画家,著名的美术史论家,也有美术教育家;同时,她坚守自己的绘画之路,吾道一以贯之,形成了自己的绘画风格与语言。此外,杨老师的绘画也得益于他的丈夫谌北新先生。谌先生为国学泰斗沈尹默先生外孙,当代负有盛名的油画家之一,曾为中央美院马克西莫夫油画训练班成员,后来他以中国画大写意的理论为支撑,作笔触奔腾、色彩斑斓的大写意油画。这样的婚姻与家庭,加之良好的学院式教育,杨健健的绘画理念与艺术成就是可以想象的。概括她的绘画经历与绘画风格,我们提炼出这样两个关键词:守常,阳光。

应该说,从艺与从教40多年来,杨健健是以其独有的以不变应万变的态度持守着她最初选定的艺术目标,而从未有过任何改变。翻检中国美术史,绘画屈服于政治,绘画屈服于权势,绘画屈服于经济,绘画屈服于潮流,比比皆是。在她生活的时代和工作学习的周围,前三十年是各式各样的运动,以政治挂帅为核心,艺术为政治服务,许多人都卷入了时代的洪流,尤其到了文革这个极致时期,试看能有几人坚守?而后三十年,正是改革开放时代,经济大潮席卷神州,中国又迎来了商品至上的社会,在这样的情势下,试看多少画家放弃了坚守的理念,成为商品的奴隶,画品充满了铜臭而不觉。同时,在三十年来的中西方文化碰撞、融合之时,所谓的艺术流派风起云涌,又有几人能坚持原有的艺术理念?而作为教师的杨健健,做为画家的杨健健,外边的风云雷电好象并未有什么大的影响,一直坚守自己的教学示范式静物花卉。因此,从1961年毕业留校至今,不管是文革及其以前的艺术为政治服务的时代环境,不管是改革开放以后,西风袭来,形形色色的现代艺术形态冲击,也不管今日艺术市场化的诱惑,或权力至上等随时流而变迁的价值观,杨健健对于它们似乎并不存在,她依旧画她的,美轮美奂的水粉静物花卉。这样的例子,恐怕在全国也是惟一。

关于杨健健的画风,奚静之先生在《纸上风花》的序言中评曰画如其人。这句话的注脚,就是阳光二字,我们也乐意用这个词来评价她的画,一如她爽朗的笑声和朗朗的阳光心态,从传承来看,英语中stilllife最早指对摆放好的物品的写生,很少见到室外的近景花卉,这或许是莫奈笔下的荷花被称之为风景而非静物的原因。而杨老师似乎打破了这个惯例,她的水粉静物写生,除了描绘桌上、窗边、瓶中花卉和瓜果静物之外,更多的是现场对景完成的室外花卉写生,这些源自西方的水粉色和造型方法经她的二次创造,体现中国女性艺术家独特的情怀感受和艺术感知。贡布里希在《论艺术在线》文中曾说:一切艺术都源于人类的心灵,出自我们对世界的反应绘画应是一种积极的行为。但观往昔画花者,常见借叹花惜花之名而抒悲凉之意,发孤愤之情。如姚黄魏紫开次第,不觉成恨俱凋零。,又如冰雪林中著此身,不同桃李混芳尘。而杨健健离其径,叛其道,不作月下低吟,也不为霜中绝唱。其心在勃勃生机大自然,常于新雨方后,阳光明媚之时,于花圃幽径深处,拨开浓荫,赏玩佳卉。但见红英片片,黄华朵朵,紫蕙串串,素馨丛丛,其光华粲粲,含露欲滴,争奇斗艳,欲歌欲舞。正如她自己的表达:我喜欢画花,更喜欢画盛开在大自然中的生机勃勃的花朵。阳光下月季娇艳,绿荫中蔷薇柔美,墙旁的秋菊,雨后的野卉,花朵的饱满,枝叶的婀娜这一切如诗一般动人,无论是含苞待放或是绽蕾盛开,有时近于凋谢却也富神韵。面对着一簇簇,一丛丛的鲜花,触景生情,激发我的创作欲望。她认为,写生时既不能生编硬造,更不能全盘照抄。只有通过构图、色调、色彩、笔意来传达自己的感受与激情。正是这样的艺术观,充分表达了她对中西美学思想的一个科学把握。她的作品侧重借物抒情,在忠实于对象的基础上进行艺术概括与提炼,精到之处能够表现出那充满汁液的花瓣的透明、柔嫩以及挺拔的枝杆和花叶的潇洒,仿佛感受到花的芳香;放松之处,似逸笔草草,却是气贯神通,其神妙处,在似与不似之间。观其画,似不经意,却恰到好处,率意落笔,极尽妍态。绝无刻板之嫌,也无主观臆造之弊。杨健健用纯净而丰富的色彩歌颂自然之美,风格写实。她着力表现自然景物的光影、形象和色彩,就中融入画家的情致灵性。她用大半生的精力和智慧热情,投入到自然与外光的色彩世界中,借着花卉静物写生将那个引诱了一代又一代画家们的斑斓色彩世界,勾画出无比优美的绘画来。置身于她笔下这一片生机盎然的花海之中,一股纯真、热烈、亲切的激情冲击着人们的视觉,此时的静物已不静,观者的心境瞬间变得振奋与欢快,高涨的情绪会激荡在心间。她的写生花卉,不仅让人们感受到了大自然的神奇造化,而且看到了生活中平时被掩盖、忽视的美好,看到了人的心灵与精神之美。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