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博的山水画创作

内容概要:在庆祝建国六十周年之际,看到了青年画家游博的近作太行山郭亮写生图,构图简约,用墨洗练,浓淡相宜,有一种清新自然的气息扑面而来。
在庆祝建国六十周年之际,看到了青年画家游博的近作太行山郭亮写生图,构图简约,用墨洗练,浓淡相宜,有一种清新自然的气息扑面而来。
郭亮村,是革命老区中一个很具有历史传奇色彩的村庄。郭亮村建于西汉末年,坐落在距离河南省辉县西北60公里的太行山深处,海拔1700米,峰峦叠嶂,山清水秀,洞奇瀑美,潭深溪长,质朴的石舍,淳朴的山民,有石磨石碾石头墙,石桌石凳石头炕,农家庄院一幢幢,一排排,依山顺势坐落在千仞壁立的山崖上。郭亮村是抗日战争期间八路军的司令部所在地,是著名将领许世友战斗过的地方。山下一带也是李向阳“平原游击队”的活动根据地。风景雄、壮、险、奇、古、秀,山水秀美,谷幽崖高,枫叶吐丹。在游博的笔下,郭亮村的秀美,奇绝,幽静,安祥,跃然于纸上,是建国六十周年中华大地沧桑巨变的一个剪影,引导我们去缅怀那段峥嵘岁月。
游博是一位专注于山水画创作的青年画家,富有才情,为人豪放,注重创新,在长期的山水画创作实践中形成了独特而又鲜明的艺术风格。
游博是一位从革命老区走出来的青年画家,蒙山高,沂水长,在革命战争年代,伟大无私的红嫂精神哺育了新中国,生于斯长于斯的游博从小便耳濡目染革命传奇故事,这就使他的性格中多了一份坚韧和刚强。沂蒙山区钟灵毓秀,人杰地灵,不仅在银雀山出土了名振天下的《孙子兵法》,这里还走出了王曦之、颜真卿等誉满天下的艺术巨匠。
近年来,游博秉承“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写实理念,先后多次赴太行山、青城山、三峡、沂蒙山、武夷山、嵩山、云蒙山、石人山、九仙山、西双版纳、崂山等地写生。在游博的笔下,那一处处祖国山河的秀美、奇绝,跃然于纸上。
对于山水画,很多人都存有一种误解,因山水是客观的,静止的,认为表象难以承载精神。其实不然,同样的山水,不一样的视角,不一样的心态,会深层积淀着画家的浓厚感情,一草一木,都凝聚着画家心中的爱。一个人,即是一种色调。一个时代有其特殊的颜色作为印记。
人生,时代,信念,颜色,或溶合,或交织,艺术地在历史的长河中演绎着,留下弥足珍贵的记忆。在游博的笔下,我们可以看到,黑色,作为一种最真实,最长久的颜色,是中国画中的顶级色,也是游博的山水画中用量最大的一种色。黑色,是一种消溶剂量,溶化着人生的荣辱,命运的起落,岁月的伤与痛,爱情的美丽与哀愁。游博巧妙自如地在黑色中寻找平衡点,浓与淡,虚与实,细微与无形,近景与远方,在游博的山水画中,营造出一种盎然情趣,走进画中的山水世界,就走进一个意韵丰富的精神家园。老子言:“直而不肆,光而不耀”。游博从丰厚的传统文化中汲取营养,师法前贤,徐渭的清脱潇洒,八大的精微简约,石涛的恣意天趣,任伯年的别具匠心,不断开拓视野,注重对用色力度和渲染角度的把握,古老与现代交汇,阳刚与轻柔融合。
读游博的山水画,让我们不由想起长安画派的赵望云,他笔下的延安,秦岭,层层叠叠之中,放射出生活的激情,生活的美好。也让我们感悟,山水蕴藏着画家对大自然浓厚的,挚热的,宽广的,或者是悲怆的,无言的,沉默的情怀。
高超的画家,不应去玩弄技巧,把有限的画面涂成黑色的一片,称之为后现代,或接近于压顶乌云,令人观之感到滞息。高超的画家,会用心灵去作画,把灵魂写进江河,让山野放出光芒,把古老的山水画出年轻的活力,画出历史的沧桑容颜,画出独具一格的人格魅力和精神气质。
沧桑六十年,旧貌换新颜。愿有更多的画家,像游博一样,要带着画笔走进祖国山河的怀抱,把对祖国山河和人民的热爱画出来,去用心写,用心画,去用一幅幅汇聚爱的艺术创作,唤起人们封存多时的记忆,关于战争,关于仁爱,关于革命,关于爱情,关于伟大,关于崇高,关于悲壮。

美高梅游戏官网赌场,  在庆祝建国六十周年之际,看到了青年画家钮博的近作太行山郭亮写生图,构图简约,用墨洗练,浓淡相宜,有一种清新自然的气息扑面而来。

  郭亮村,是革命老区中一个很具有历史传奇色彩的村庄。郭亮村建于西汉末年,坐落在距离河南省辉县西北60公里的太行山深处,海拔1700米,峰峦叠嶂,山清水秀,洞奇瀑美,潭深溪长,质朴的石舍,淳朴的山民,有石磨石碾石头墙,石桌石凳石头炕,农家庄院一幢幢,一排排,依山顺势坐落在千仞壁立的山崖上。郭亮村是抗日战争期间八路军的司令部所在地,是著名将领许世友战斗过的地方。山下一带也是李向阳“平原游击队”的活动根据地。风景雄、壮、险、奇、古、秀,山水秀美,谷幽崖高,枫叶吐丹。

  在钮博的笔下,郭亮村的秀美,奇绝,幽静,安祥,跃然于纸上,是建国六十周年中华大地沧桑巨变的一个剪影,引导我们去缅怀那段峥嵘岁月。

  钮博是一位专注于山水画创作的青年画家,富有才情,为人豪放,注重创新,在长期的山水画创作实践中形成了独特而又鲜明的艺术风格。

  钮博是一位从革命老区走出来的青年画家,蒙山高,沂水长,在革命战争年代,伟大无私的红嫂精神哺育了新中国,生于斯长于斯的钮博从小便耳濡目染革命传奇故事,这就使他的性格中多了一份坚韧和刚强。沂蒙山区钟灵毓秀,人杰地灵,不仅在银雀山出土了名振天下的《孙子兵法》,这里还走出了王曦之、颜真卿等誉满天下的艺术巨匠。

  近年来,钮博秉承“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写实理念,先后多次赴太行山、青城山、三峡、沂蒙山、武夷山、嵩山、云蒙山、石人山、九仙山、西双版纳、崂山等地写生。在钮博的笔下,那一处处祖国山河的秀美、奇绝,跃然于纸上。

  对于山水画,很多人都存有一种误解,因山水是客观的,静止的,认为表象难以承载精神。其实不然,同样的山水,不一样的视角,不一样的心态,会深层积淀着画家的浓厚感情,一草一木,都凝聚着画家心中的爱。一个人,即是一种色调。一个时代有其特殊的颜色作为印记。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