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草书法大家——白狼

美高梅国际游 1美高梅国际游,狂草书法大家白狼
中国当代著名书法家,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全国政协书画院常务理事,北京名人书画院副院长,加拿大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画家协会副会长,日本东京中国书画院副院长。
其作品纵横飘逸,八面出锋,神采飞扬.其在法国、德国、北美、日本、新加坡等国家举办多次书法展,影响极大,受到国外元首的亲切接见。著名评论家称其草书集天赋、才气、神采、逸韵为一身之上品。(润格:5000-8000元/平方尺)
翻开中国艺术史,众多艺术大家都是多才多艺,苏东坡诗词书文四绝、徐文长诗书文画俱精、郑板桥……就像这些前辈一样,白狼同样在几个领域都做出了很大成就,尤其是书法。能做到这些,在别人看来,一是他天资聪明,二是他勤奋。很多人猜测,在书法、雕塑、绘画和写作上,白狼在书法上投入的精力要更多。然而白狼却这样告诉记者:”书法不是我的主业,我只是觉得写字让人心情开阔,所以别人在闲余时间玩,我在闲余时间练书法。”直白得让人瞠目结舌。
虽然书法不是主业,但是白狼依然投入了最大的热情,正如他所说,书法是汉字,但书法有生命,有灵魂。
白狼染翰多年,尤嗜大草,纵横有不羁之志。著名书法评论家姜寿田说:”白狼书法可赏者有二:一曰草气淋漓,二曰骨势纵横。”写草难得有草气,草气,就是不拘法数,变通创造的能力。白狼作草,不从细处经营,而着眼于大局,故心存全数,笔墨纵横。写草得势难。势者,草气流行之气也。草书贵在不拘,贵在化成,贵在超著形上,故古人云:”欲作草书,必先释志遗形,以至于超鸿蒙,混希夷。”白狼草书,触字生机,无碍、无滞、无塞、无郁,草势流行,气豪势雄,纵横流离,用三个字概括它,得势也。
白狼草书,于古贤心仪徐渭、祝枝山、王铎,念兹在兹,手不停挥。然推崇归推崇,白狼却并不一味去模仿他们。正所谓求形者死,求神者生,白狼深明其理,草书创作要带入性情、带入感情、带入激情,师古临帖得其基础,大胆尝试求其创新。正因为如此,白狼作草时常即兴而来,收胸运气一气呵成,却又始终一贯,保持一种气势。观其法象,俯仰有仪,却又方不中矩,圆不中规。放眼望去,但觉恣肆汪洋,纵横飘逸,字里行间喷放着一股磅礴飞动的激情和力量。远看如流云万朵,变幻莫测,下笔结体,都不易捉摸。再观之,却又如严霜扑面,利剑锋出,令人油然生畏。
在一次书法展上,书法家周俊杰观其草书,认为其草书恣肆汪洋、气势非凡,解决了一般习草者势弱气靡之困局。现在看来,这个观点是比较中肯的。
天道酬勤
生活中的白狼每天都是笑呵呵地。然而,即便是像他这样开朗的人也难免有不顺心的时候,每到此时,百狼就会走进自己180米的大书房里,挥毫泼墨,诉诸笔端,便在这笔墨挥洒中,一切烦恼,种种不如意,都被抛到九霄云外。至于在其他时间,白狼更是一有空闲就走进书房练字。他的夫人开玩笑说:”他在书房的时间比陪我的时间都多。”
付出总有回报,白狼每日的苦练没有白费。他的草书得到了众多大家的赞赏,作品也逐渐被人们认可。
著名书法家王澄看了白狼草书大加赞赏,并说狼是最仁义的动物,白狼这个名字好。著名版画大师力群先生看了白朗草书连连称赞并挥笔写了”白狼草书”以勉之。中央电视台文艺总编卫鑫先生看了白狼草书欣然提笔写下了”惊鸿乍起”四个大字。
天津美院前书记柳忠祥先生无意中看到了白狼草书,觉得白狼草书已经达到了一个常人所不能及的境界,在当代无人能出其左右,他断言,百狼势必成为一代草圣大师。于是,柳先生便邀请百狼来美院举办个人书法展。
这一切自然就引起了一些书画经销商和一些画廊的注意。后来有人找他谈合作,愿意出资为他在日本举办一个书法展,白狼心里很忐忑,他不知道外国人会不会喜欢自己的字。考虑再三,他答应了那个商人的请求。令他没想到的是,这次书法展会引起那么大的轰动,日本竟掀起收藏白狼草书的热潮。挟日本书展的余势,白狼又陆续在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美国、法国等地成功举办了个人书法展,作品也被国内外多家团体及个人昂价收藏。
性情中人
白狼的名头越来越大,润格也越来越高,性情却一直没变。有人电话求购,有人当面议价,白狼一一满足。有一天白狼回家很晚,却发现自家门外台阶上坐了一个男人。那人四十多岁,自我介绍说是白狼的一个书法迷,今天特意来拜访他。白狼高兴地把他让进屋里,端茶倒水,招待得十分周到。告别的时候那人扭捏地说想让白狼给他写幅字,白狼说可以。那人脸红了说”我没带钱”,白狼笑了笑,当场给他写了一幅,免费相赠;一对夫妇打电话说非常喜欢百狼老师的草书,但女儿要考大学,没有多余的钱去买,白狼二话不说,立马给他寄去两幅作品。夫妇俩收到画后惊喜万分,打电话过来感谢不已····像这样的事简直太多了,白狼从没有去计算过自己又少收入了多少。就如白狼所说:”对于一个书法家来说,钱是次要的,只要有人喜欢你的字,认可你的字,那就足够了。”对于百狼的豪爽,业内外交口称赞。
所誉者众,所毁者也必多,自古总是这样。虽然白狼的草书在国内外有很大影响,并拥有一大批忠实的书法爱好者,但社会上还是难免有一些其它的声音存在。对这一点,白狼从不在意,”随他们怎么说吧”。白狼不喜欢几个人互相标榜,互相吹捧,更讨厌人与人之间为了什么职位勾心斗角,白狼认为那样就脱离了艺术的范畴。独善其身的白狼把更大的精力放在了对书法的追求上”学无止境,狂草的最高境界是不求形似,但求神似,不见字形,只见线条。我还没达到,不过我正在研究”这就是白狼,真诚实朴,却又洒脱豪迈。
让书法走入寻常百姓家
随着书画艺术的市场化,一些艺术家为了某些不同的目的,纷纷组建书画院,以至于现在的书画院龙蛇混杂,良莠不齐。2007年2月3日东郡书画院在郑州成立,白狼出任书画院院长。东郡书画院的成立有没有跟风的意思呢?白狼说,绝对没有。东郡书画院的成立,是为了利用当地书画人力资源,发挥组织优势,丰富群众业余文化生活,让广大书画爱好者能有更多展示和交流的平台,更为了让”书画”这个以往高高在上的王谢堂前燕,能够飞入寻常百姓家,让普通的群众也能看得见,玩得起。艺术根植于民,服务于民绝不是一句空话。
无为而无不为,从不刻意追求什么的白狼,却得到了许多预料之外的东西,比如名声,比如追随者。据悉,香港、深圳、北京等地一些书画院,画廊正在积极联系百狼,准备为他举办个人书法展。
我们相信,本着这颗赤子之心,本着这份洒脱与热情,白狼和他的草书必会在艺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对话白狼 记者:在您的创作过程中,对您影响最大的是什么?
白狼:对我个人而言,影响最大的是前贤的墨迹,还有就是生活。没有冲动、没有激情写什么书法?当代人多数是在写字,谈不上是书法。没有人能够超越古人。我是在写生活,写性情、写个人简历,这大概就是字外功吧。
记者:书法、绘画、雕塑、写作,您在哪方面更有兴趣、更有成就?
白狼:我这个人兴趣很广泛,比如我喜欢游览名山大川,也喜欢生活在喧嚣的大都市。对我而言,写作是二十多岁到四十多岁的事了,绘画与雕塑一直没停,但由于时间的安排,现在也只有割爱了。目前我专攻书法,因为书法是我最喜欢的,也是最难的。我喜欢面对困难,挑战困难。
记者:白狼先生对当代中国书坛的现状有什么看法?
白狼:当代书坛同历史上任何时期一样,即书法可分为官位书法,名流书法、学院派书法、民间书法,很繁华,也很热闹。就像在书法市场上,人们有一种习惯性认识,名头越大,作品质量越好,价值也越高。在书法圈子里,有一大批青年书法家书法造诣很深,字也很受群众欢迎,但作品就是卖不上价钱。当然也有一些痴迷艺术,只想在艺术上追求更高境界,赚不到钱但很快乐幸福的人。你去过玉器店吗?有真玉,有人造玉,有冒牌玉,有的连石头都不如,化学制造品,人佩带在身上还有害身体。但就是有人去买,为什么呢,名头大价格高,这就是跟风心理,是不理性消费。不过这种现状大概延续不了多少年啦,因为现代人们的观念都在改变,社会在进步,人们的思想在进步,书法是真实的,真实的无法掩盖,再之,当代社会是信息社会、多媒体社会,不值钱无价值的所谓艺术品充斥一阵子喧哗一时最终将成为文化垃圾。书法是无法掩饰的、无法伪装的,艺术来自天性、来自生活、来自大自然、更来自广大人民群众,你如果艺术上仅有半成,就不要把自己说成十成。骗自己已经够了,不要再骗人民群众,更不要吓唬人。现在人们呼唤大师,大师在哪儿呢?大师谁封的?大师在人民中间,大师是人民封的,而不是自己封的。可现在却有些人在做这样的活儿,自己封自己。
记者:白狼先生,你在草书方面有什么创新与研究?
白狼:继续学习古人,有人说临帖要选自己喜欢的,我对古人传下的帖子全喜欢,无法去选择,古人的书法艺术各有千秋,都是不可多得的精品,我想如果能把古人书法中的精彩部分全部掌握到自己笔下,然后随性来写,估计会出现一种新气象吧。
记者:您觉得书法最重要的是什么?
白狼:呵呵,一家之言未必服众。我觉得书法最重要的是线条,即点画、质感,如果一个人线条成功了他便成功了一半啦,至于章法那只是个人性情而已。线条不行,结体再美也是枉然,特别是草书,满纸线条飞动,点画涌动,汉字便有了生机有了灵魂,这才是真正的书法艺术。激情作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