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书坛的纷繁与混杂可能是过往的任何时代所无法比拟的,谓书家如过江之鲫是不为过。“大师”、“大家

泛滥成灾,好事者众,自欺欺人者众,名实难副者众。扯旗放炮,狼狈为奸,渔人之利,渔国之利已然成了当下书坛见怪不怪的现状。是时,有识之士痛心疾首,或直言陈弊,或洁身慎行,或力挽狂澜。学界在仼何时侯都不乏明智的、有责任心、有正义感的学者,
我所认识的谷师有荃先生就是这样一位有良知、有责仼心和有使命感的一位老师。
谷师有荃先生音容气度不凡,翰墨文章华贵,私以为先生当为汉上最具大师风度的大书法家,惜宣传不够,影响力有限,可谓是另一类的名实不副。毎想到此,再追思先生文字学与书法所取得的成就,以及先生曾经的那份执着与坚守,更觉得先生的精神可贵,风度尤为令人敬重。
去年四月十日,一个周六的下午,接到谷师女婿陈先生电话,告之“谷老师走了”,“走了,到那里去了?”我一时没反应过来,当明白其意时,我无法相信这是事实。茫然……思维似有片刻的停顿,然后是不解。怎么可能……年后的相聚先生声如洪钟,气宇轩昂,上周的电话交流音容宛在,忽然间怎么会呢?当得到充分的确认后,随即告之内子:谷师巳仙逝,而后遵师母命速赴江南。
当眼见谷师容颜与身躯之时,我才意识到这一切是真的,先生真的是走了,抛下我们驾鹤西游了。一阵颤栗,不由得苍凉袭来,有一种痛无以言表。
听过太多的悼词说:“某某某的逝去是什么什么的一大损失”,我只觉得这是盖棺定论的套话,与我无关。然而,数年前先师黄老松涛先生的离去让我体会到这句话的份量,今日的谷师离去更是加深了我对这句话内涵的深刻体会。真的,有的人离去对我来说,对他从事的领域来讲,损失是不可估量的。时至今日关于书法,关于文字,关于于此相关的问题我还不知该去找谁请教,谁又会耐心细致且无保留地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
我想肯定会有,但暂时与我无缘,即便有缘,他或者是她,又能象先师一样与我投缘吗?呜呼!愿先师佑我!
认识谷师,受教于谷师不过是几年的时间,我与内子可能是谷师最后接纳的学生了。因学校合并的缘故我有幸与谷师成为同事,大约是七年前,湖北经济学院艺术学院还在老校区荆南街的时候,一天我见到一位气宇轩昂的白发老人,从走廊向画室张望,因为上课的关系我无法与其沟通,但,这位气度不凡的老人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曾耳闻谷有荃先生大名,知为本校离休老师,为著名金石书法家。当时,即意识到可能是这位老人,他与我的专业相关,今生我可能会和先生有缘。机缘来自于学校书画协会成立,作为著名书家的谷师自然是作为专家参入其中做指导。这天我与谷老师相遇了,初次相识先生主动书“依仁游艺”
四字篆书相赠,以示勉励,自此我和内子即与谷师开始了一段师生之谊。
谷师有荃先生以篆刻、书法闻名于世,兼擅诸体,尤以篆书、章草称善。弱冠求学岭南名家麦华三,后与先师黄松涛先生之子及省内另一著名篆刻家等三人求学于著名金石书家唐醉石先生。取法乎上,为先生的书法之路奠定了良好的开端,加之先生天资秉赋高迈,中年后用功日勤,追唐抚汉、索源周秦,潜心研习,铸就今日“刚劲、浑厚,朴茂,清新”的书法艺术风格。观先生书印,如唔高人雅士,其形貌端正隽朗,气局正大,风度典雅,绝无做作之油滑,娇饰之媚态,不以怪诞不经眩人耳目,总似平和春风沁人心脾。无论篆隶,正草,结体匀称,宽博,正气凌然,却又绝无算子排列之呆相,初看平淡无奇,细读摄人心魄,豪气逼人,久观如饮陈酿,似品佳茗,回味无穷。先生在字构、章法及点划的轻重虚实,分朱布白上用心最妙,让人叫绝,节奏感、韵律感极强,荡气回肠又控制有度,寓雄奇于平凡,刚劲中透着些许的俏皮。我以为先生的书法是用来读的,而当下许多的书法却只是用来看的,现实好些“书法”拳打脚踢,扭捏作态;蓬头垢面,胡搅蛮缠;上窜下跳,锋芒毕露;徒具一幅穷酸的皮相而已。观先生书用笔中正,稳健,点划饱满如玉簪,无一怯笔,此非数十年的砚田耕读莫能如此。有人谓先生为“传统书法的卫道士”,我不认为是贬意,当下,做传统“味道士”和“伪道士”的书家汗牛充栋,放眼海内能做卫道士的又有几人。私以为先生非一般意义上的卫道士,而是具有了新式武器和特殊本领的“卫道士”。观先生书作绝无陈腐之气;而具有鲜明的时代感。张家厚先生谓“观先生篆书,直觉郁勃之气冲盈,绝无流滑俗态,故能奇古雄深,出新意于法度之中。”以家厚先生之道德学问,信他决非是虚言。观先生章草胎息急就章,又参以金石、篆隶用笔,强调点划间的偃仰向背的变化,动静虚实的互衬,空向形态的巧构,刚柔曲直的对比,弱化雁尾,形成了不同于前人章草的端庄、典雅、厚重的美学风格。先生写的楚金文,楚简很直观的看出具有明显的个人追求,其风度亦与时人迥然不同。
先生道德学问精深,除得宜于天资超迈外,更勤于治学、谨以治学。初参加工作从事文献整理,因工作性质促成了先生“辩章学术,考镜源流”的研究方法。《谷有荃石鼓文补墨迹》、《谷有荃书千字文六种》、《谷有荃篆书苏轼赤壁二赋》等著作都花费了先生大量的心血。作品内容的追溯,文字形态的考证,书法艺术的呈现,没有超常的毅志力与学问作支撑是难以完成的。先生的研究成果已成为今日研究秦文化,研究书法艺术的重要文献资料。先生的研究方法也启迪培养出自己的依钵传人,樊中岳先生的研究方法直接胎息于此,其研究成果正施恵于时人。
先生是一位良师。从教数十年,桃李满天下。当下本省书坛有影响的中坚力量许多都得到过先生的教诲。余曾陪先生粤地办展,眼见每每有人上前嘘寒问暖,感念师恩。暨南大学陈志平教授在先生书艺研讨会上,对先生曾给予的教导与帮助发自肺腑的感言,并深鞠一躬,使在场的人无不动容。“没有春风何来夜雨”,作为师者,先生所受到的尊敬是一生辛勤“传道、授业、解惑”的明证。作为学生我们没少讨饶先生,甚至于我的学生也没少讨饶先生,在此,我要对老师说一声:谢谢您!
先生为人耿介正直,刚正不阿。曾经的领导与同事谓先生“独来独往,不问俗务,沉浸于个人的学问之中,是极具大师风度与气质的老师”。谷师因其个性使然先生与俗人相处甚难,单位若有人以权谋私,总有先生直言相斥,为民代言,故先生深得师生拥戴。然,有当执者记恨于心,并施以“公允”的回报时,先生却苦不堪言,至死常耿耿于怀。这是先生悲哀,也是文化人的悲哀,怪只怪先生壮年之际处在一个悲剧的时代。每当先生提起旧事,愤愤之不平之时,我总以黄松涛老师当年的处境与其相比,告之当年与内子求学于黄松老,见其社会地位,衣、食、住、行与谷师是宵壤之别,而黄松老总是一脸的春风,淡定让黄松老活到100多岁,以此劝慰谷师:保重为先。每当此时,先生自是唏嘘不已,感叹自已的幸运,而后欣欣然。
先生泉下有知,若见今日的追思活动先生亦当欣欣然。
这是我今生写的第一篇怀念的文字,原本是应该献给黄松涛先生,青年时与内子受教于黄松老,得益良多,同时,蒙先生厚爱赐名与犬子,是留给我的终生的记忆,惜松师离汉赴京,其女先逝于先生,断了联系,黄松老仙逝之情是通过事后媒体报道得知,未能送老人最后一程是我的最大的遗憾。时常与谷师及师母谈及此事,总想记下过去的教诲与一直的感念之情来怀念先师,奈何因俗务缠身及自身的疏懒终未动笔。更为令我感到沮丧的是先师的祭文来写,却先写上了谷师的祭文……。
谷师的身板曾是那样硬朗,神情昂然,不是说好了活过一百岁吗?为何突然撒手西去,当年的约定化作泡影。恩师总是对我寄予厚望,希望我能参加书法组织与活动,希望我作为高校的代表成为东湖印社的理事,希望随我赴安徽、江西考察,希望我参入您的一切活动,可我总没按要求提交材料、展开行动。谷老师:原因是我术业不精,自觉不配,更耽心有损于您的形象。未按您的期望去办请您体谅。但,请您放心您的教诲我铭记于心,我会努力地!
呜呼哀哉!这祭文我不愿意写,可这文字我又必须写,我要用这文字记下对恩师的怀念,同时,也记下对先师的怀念。
愿恩师含笑九泉,翰墨长青!精神长存!2011年4月1日凌晨于掬月楼弟子陈义敬记
相关阅读: 气局正大 风度典雅——谷有荃先生周年祭
著名书法家谷有荃逝世,享年83岁 湖北书法家谷有荃书法艺术展在广州开展
谷有荃书法作品展在深圳市博物馆展出
著名书法家谷有荃先生艺术研讨会在武汉举行

由于金石气和书卷气是书法审美上的两大内涵,追求金石气,而又要兼得书卷气是书法的高品位,李一做到了这一点,这正是他的书法又一与众不同处。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李一即考入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部攻读,1996年博士毕业后即留院美术研究所任职,参与创办《美术观察》杂志,后又任书法研究室主任、研究员、《美术观察》副主编,同时参与起草中国书法发展纲要,做着高起点、高视野的工作。多年来,他先后出版了《后现代主义与当代绘画》、《中国古代美术批评史纲》、《中西美术批评比较》及《八大山人》等多部专著,主编了国家重点科研项目《中华艺术通史元代卷》、《中国美术百科全书画学著述编》和《中国画名家研究》等重点图书。因而他有着读书破万卷的深厚学养,又有着居高声自远的位置,使他的自我修养不断加深、自我境界不断提高。李瑞清在《玉梅花庵书断》中说:自古来学问家虽不善书而书有书卷气,故书以气味第一,不然但成手技,不足贵矣。从这一点上看,李一是学问家,但又是书法家,书卷气在其书中就能更加得到自然、充分的展示。

美高梅国际游,叶鹏飞 中国书协编辑委员会委员 常州市刘海粟美术馆馆长

读李一的书法,就会感受到他的广采博取。我认为,学书法不论师古,还是师今,其目的都是为己所用。李一在师古的同时,不忘师今。从作品上看到,他也从近现代书家萧蜕和王蘧常两人身上吸收了许多有益的养分。李一深刻领悟萧退庵书迹须有金石气,方可脱俗的道理,他分析了历代的章草书家,意识到皇象、赵子昂、康里巎巎、宋克虽是章草大家,但他们的作品缺乏的正是金石气,而近代王蘧常的章草,虽有用笔滞凝之病,可他书中的篆籀气浓郁,正可弥补这上面的不足,故他对王蘧常情有独钟,师古的同时,亦师王,形成了他古今相兼,金石气意味十足的特点。

细读李一的书法,就会感受到吸收简牍书溶入章草是其特点之一。由于简牍隶书与章草是一脉相承的,将简牍隶书溶入章草,并能随心所欲的变化,体现了李一对简牍的谙熟程度。再则,传世章草作品大多有整齐划一的毛病,李一通过用居延汉简草书的字形变化溶入其中,使之大小错落而生动有致。今草由章草演变而来,是章草的的再简化,但笔法更丰富。李一正是采纳了今草丰富的笔画,以点画为情性,以使转为形质,使作品笔法更加丰富,这是其特点之二。在他的书法图录上看到,李一是位楷书高手,集中所载楷书二十余幅,不论是尺牍、扇面,还是斗方、长条,都能写得精致入微,从中看出他深厚的童子功。我一向认为,不会写楷书的人,哪怕他最著名,肯定是半路出家的书家。李一的楷书有浓郁的钟繇气味,一些作品渗入北碑,略显泼辣;一些楷书渗入行意,颇觉自然;一些楷书渗入隶法,更显古雅。正因为他过硬的楷书功夫,使得他章草书中也溶入了几分楷意,波磔出锋更加生动变化,这是其特点之三。李一的章草中溶入篆法是其再一特点。由于李一有着深厚的文字学功底,对篆、隶、草演变中的变化关系察之尚精,因而他的章草结体上始终保持着许多篆书成份。尤其是将篆书的婉转、圆通的笔法化入其中,在形体上更显篆烟缭绕,在气息上更显高古。可以说,丰富章草的笔法,追求变化的结构,让章草别开新面,这是李一书法的又一意义。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