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漫画家张乐平原名张昇,1910年11月生于浙江省海盐县黄庵头村,1992年9月27日逝世。生前为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美协上海分会副主席、《漫画世界》主编。
张乐平毕生从事漫画创作,画笔生涯达60个春秋。他所创造的三毛形象,成了旧中国苦难儿童的典型和作为祖国花朵新中国幸福儿童的象征。60年来,三毛形象在中国家喻户晓并且名播海外,张乐平成了几代人所共同爱戴的艺术家,他的名字,他的形象镌刻在千万读者的心中,人们亲切地尊称他为“三毛之父”和“三毛爷爷”。
张乐平在漫画创作上登峰造极的成就是来之不易的。是社会的黑暗迫使他愤然提笔,画尽人间的不平;是新中国的花朵激发着老画家的激情,促使他以画笔倾注对少年的爱心。张乐平的画笔饱醮着心酸的眼泪和温暖的心血。张乐平从小家境贫寒,父亲张舟若是个乡村小学的穷教员,在破庙里教书。微薄的工资难以养活一家6口,张乐平的母亲张朱氏只好帮人缝缝衣、绣绣花,补贴一点家用。由于贫寒,张乐平没有进过中学,只在城里读过高小。由于母亲精于剪纸,就成了张乐平在美术上的第一个启蒙老师。张乐平爱画画,但买不起纸笔。好在杭州湾有海滩,有蓝天,有蓼花,于是他就以沙滩为纸,芦柴为笔,无师自通,在海滩作画,常常乐而忘返,直到母亲叫回。1923年,在高小读书的时候,因军阀腐败,曹锟以5千银元一张选票收买议员,当上了大总统,受到国民的痛骂。张乐平就以《一豕负五千元》为题,画了一只猪猡背着一口袋钞票,这幅漫画是张乐平第一幅漫画。
小学毕业后,因读不起中学,张乐平被送到临近的南汇县一家木材行当学徒。少年乐平爱上了画画,就利用各种机会各种手段偷偷学画。那时候老板吸水烟用纸媒,相当于现在的草纸,卷起来一吹就着。张乐平在那时连吃一碗豆腐汤都当作美味铭记在心,哪里还有纸笔习画呢?他动出脑筋,就在纸媒上画画,画后卷起来,留条边在外面,骗过老板。有一次老板吹火,因墨汁太多吹不着,摊开一看,见上面有画,张乐平挨了一顿好打,从此不敢用墨汁,改用铅笔习画。有个大热天的晚上,张乐平点着油灯关在小屋里学画。为了躲避蚊子咬,找来两只肚大口小的空瓮,把双脚藏在瓮里,谁知老板突然敲门,心里一慌,忘记两脚还在瓮里,就起身去开门。扑通一声,人跌倒了,瓮打碎了,老板飞起一脚,把他踢倒在破瓮的碎片上,至今耳根旁边还留着一条伤疤。这是少年时代苦难生活的印记。不用说,张乐平被赶出了木行。
后来,姐夫把他介绍到上海一家私人学堂学画月份牌,画的全是美女。张乐平没有兴趣,他要画生活中的人,画社会底层的群众,于是就常常外出写生,这样便引起老师的恶感。老师是个鸦片烟鬼,有一次老师检查作业,发现张乐平画的不是美女,而是一对瘾君子躺在榻上抽大烟,一气之下把张乐平赶出了画室。失学的张乐平只好到广告公司做学徒,老板非打即骂,张乐平年少气刚,不堪忍受,不久又含泪离开了广告公司。
张乐平的写照。《三毛流浪记》那些催人泪下,引起广泛同情的旧中国儿童的苦难,某些方面就是张乐平本身的经历。三毛,是张乐平的发愤之作。
张乐平真正从事美术创作是在30年代初期,正式进入漫画界。从此,人物创作的欲望在他心中燃烧。当时,叶浅予的“王先生”、梁白波的“小蜜蜂”,在上海颇有影响,张乐平要创造一个具有个性特色的漫画形象。他先做了一个光头小孩的造型,然后又添了三根头发,这便是三毛。1935年,三毛首先在《图画晨报》上露面,就此一炮打响。

1937年抗战爆发,青年张乐平为了中华民族的生存,与叶浅予等人组成了“抗日漫画宣传队”,在郭沫若的领导下,辗转苏、浙、赣、湘、鄂、闽、粤、桂等地,沿途以布画形式向民众宣传抗日。1940年,他在上饶地区担任漫画宣传队队长,并出任《前线日报》副刊“星期漫画“主编,以后又在浙江金华参加进步画刊《刀与笔》的筹备与编辑工作。因国难当头,经费拮据,漫画宣传队终于解散。张乐平带着妻儿,开始了长达数年的流浪生活。这期间,他摆过画摊,卖过菜饭,目睹日本侵略者的奸淫烧杀,眼见灾民尸体被山洪冲荡,国仇家难,汇于一身。当时他作过一幅自嘲式漫画《携家流徙图》,画中的张乐平,瘦骨嶙峋,挈妇将雏,拎着一只破箱,像飞天似的在空中飘忽。这段艰难的生活经历,也是他以后创作《三毛流浪记》的生活积累。
1945年抗战胜利,张乐平从广东回到上海,他看到了国民党的腐败,看到了美国兵的横行,看到了流氓的敲诈,看到了冰天雪地里收尸车上儿童手臂的摇摆,结合他的生平和经历,一腔愤恨,一腔热血冲向了笔端。他以三毛为形象的连环画《三毛从军记》在上海《申报》发表,引起了轰动。一年之后,他的传世之作《三毛流浪记》在《大公报》刊出,这部强烈控诉旧社会,为被剥削、被压迫的劳苦大众鸣不平的典范之作一经问世,即引起各界人民和舆论界的高度重视。1949年春,《三毛流浪记》被搬上银幕。1949年4月,在宋庆龄先生的支持下,张乐平在上海大新公司举办了三毛原作画展,并义卖各种水彩、素描、写生画,筹款创办“三毛乐园”,收容流浪儿童。从此,张乐平的名字家喻户晓,他的艺术也达到高峰。
1949年上海解放以后,张乐平从同情三毛转而爱上了三毛。新中国的儿童,已不是那个头大脚细、面黄肌瘦的三毛,而是未来的主人,时代的花朵。张乐平见天下太平,他要献身于儿童事业,用画笔呕歌儿童的幸福生活,引导儿童天天向上。他还是利用三毛这个形象,不过这时张乐平笔下的三毛,已经是脸上胖乎乎,四肢实鼓鼓,连三根头发也好像高兴得能够跳动。从那以后,他创作了《三毛迎解放》、《二娃子》、《父子春秋》等系列漫画,并且定期为《小朋友》、《儿童时代》等杂志画组合漫画,以后合订成书,成为《我们的故事》,并荣获莱比锡封面铜质奖。这时候,张乐平的身影经常陪伴着少年宫和幼儿园的小朋友,他的书信经常飞驰到全国各地的中小学和少先队。张乐平成了名副其实的“三毛爷爷”。
不过,漫画家张乐平在解放以后并不是单一地画儿童漫画。正像他抗战时以画政治讽刺画出名一样,五、六十年代,张乐平的时事漫画同样名重上海滩头。那时,他作为《解放日报》的画家,团结和组织了北京、上海画坛上的老朋友,经常给上海各报投稿画画。那时我在《解放日报》国际版做编辑,因此成了张乐平同志的忘年之交,我们经常与诗画酒为伴,两人对酌,谈诗论画。我感到,60年代是上海漫画的全盛时代。
不幸,“文化大革命”使张乐平被迫搁笔10年。张乐平最痛苦的,不仅是挨斗和折磨,而是造反派把张乐平的画稿原作撕成碎片,强迫张乐平自己扫进垃圾畚箕里,这无异于当着狞笑的敌人亲手扼杀自己宝贝的儿子。张乐平想不通。一天晚上斗罢归来,取酒自斟,揽镜自照,画了一幅绝命图。画中的张乐平,两眼圆睁,胡茬如刺,画上没有任何语言,只题着“爸爸”两字,准备了此一生。看着看着,忽然心动:“我为什么要自杀,为什么不看看那些人的下场?”只因这一念之萌,使漫画家张乐平一直“保存”到今天。
粉碎“四人帮”之后,张乐平虽已年迈,还是抖擞精神,重上画坛,要把失去的10年补回来。1979年,三毛爷爷以70高龄加入中国共产党。兴奋之余,他作了一幅《白头红心图》,表达对党的感情,画上有诗云:“画笔生涯五十春,赢来白发映丹心。七十当作十七样,追逐红旗再长征。”是的,七十之人,童心不灭。1982年,当张乐平在上海再次举办画展的时候,他的画坛朋友纷纷作画祝贺,画中的张乐平或逗儿童,或藏酒瓶,或横枪跃马,驰骋画坛,好精神威风。
张乐平毕生以画笔为枪,与敌人战斗,以画笔为锄,耕耘着儿童文化园地,培育着时代的花朵。常常有一家几代人写信给张乐平,老的读者看《三毛流浪记》长大,中的便在《二娃子》的引导下成长,小的说要以今天的三毛为榜样。张乐平的艺术创作和艺术劳动得到了党和人民的肯定。他曾是全国政协五、六届委员,担任过多届上海市人民代表。多次荣获“全国儿童工作者奖”;1985年,获中国福利会首届“樟树奖”。
“三毛爷爷”为中国的儿童呕尽了心血,82岁的张乐平,由于积劳成疾,长期卧病在床,终于像灯盏一样将油耗尽了。作为他亲如侄辈的合作者,我曾经多么希望有个天神能给张乐平的生命之灯添油拨火。但是,天神在哪里呢?张伯伯终于离我们而去了。
摘自1994年第10期《美术》

美高梅游戏官网赌场,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网站地图xml地图